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小说+养母,你陪我长大,我伴你老去+任伟峰短篇小说

来源:仙葫吾爱文学网    时间:2019-11-08




养母,你陪我长大,我伴你老去

文/任伟峰

打我记事起,喂我吃饭帮我穿衣的都是那个叫做薇的女人。每每提起她,都感觉特别地温馨、亲近,我也从没有想过,除了她,还会有谁会对我这样地好。

我的家乡在西北的一个小县城里,从小,这里就一直在搞街道扩建和城市美容,小县城还是渭南市的首批创建全国文明县城的区县之一。我们家在街道中央,家里从两小间卖百货的小商店发展着发展着,这成了现在的两间县城中心地带的比较高档的小商铺。从记事起,母亲便和一起开商店,打理南街村的村营旅社,家里除了,我还有一哥一姐,一直以来都是不愁吃不愁穿的。小日子比蜜还甜。

平时除了记得在学校和同学们玩耍外,我就是在哥哥姐姐的监督下做着做不完的功课。他们也很疼我,时常用省出来的零钱给我买这买那。感觉,有点小公主的样子。有时,母亲还会带我和哥哥姐姐去乡下的外婆家和二姨家去弄野菜和杏子、苞谷等来吃。记得二姨家上房后面就有一株老杏树。苦核的,但很好吃。二姨还会用杏子的苦核仁在油里面煎了做南瓜面让我们吃。每次暑期,都少不了跟着哥哥姐姐去外婆家和二姨家小混几日,跟着二姨家的表哥,还翻墙偷地摘过人家农场里的桃子,每次不小心弄出声来,便会有看守的跑来叫喊。而我们,则一窝蜂地互相帮扶着从墙头仓皇而逃,那狼狈的样子到现在想起来都想噗地笑出声来。

小时候有件事让我们愀心,并记忆忧新。那是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一个小朋友约我去她家里玩。我没有向母亲打招呼,就径自去了。到了家家吃晚饭的时候,父母左等右等都不见我的踪影,他们着急坏了,在四街到处寻找我,还发动了他们几乎所有认识的人,连乡下的舅舅、妗子,大姨父、大姨,二姨父、二姨,二伯、二妈,三伯、三妈,还有堂哥表哥几乎能发动的都发动了。后来在一个小朋友的那里才获悉了我的行踪。哪里可以治好癫痫那一屋子寻找我的亲人,现在想起来都有点泪眼潸然,一种小浪漾的感觉。在我的眼里,他们真得是我最亲最爱的人了,很难相信,没有他们的关心和付出,我会怎么样?

母亲小时候做的从外婆那里学来的农家拌汤和焖菜面是我的最爱了,真是百吃不厌。那小葱加麦面糊糊的汤食和满是蔬菜香味的焖菜面,现在想起来都有点流涎水的意思。小时候就是在这样无忧无虑的日子里,时间一天天悄然地溜走了。记忆中我还是一个打着蝴蝶结,戴着发夹的小女孩。而不经意间。我已到了青春年华的十八岁。我高考了!

真得难忘那通宵达旦做作业,日日夜夜色在题海里遨游的高三了!本以为过了这道坎,还考上了我想去的山东医学院。稍大点,我就着去心仪的沿海特别是山东去和学习。感觉已经是的幸福时刻到来了。我兴冲冲地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正在憧憬着我美好的大学生活时。一件影响到我人生的大事还是不期而至了。

一个叫做花瓶(我的养母总是这样称呼她,以至于我都记不住她的真名了,据说是表哥的杰作,他说花瓶好看是好看,但只能是个摆设品)女人神秘地出现在我个人世界里。一个下午,我正在手机上无所事事地浏览新闻和时尚的微视频,手机突然莫名其妙地响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我好想挂掉。可是忧虑了一下,还是接了。一个女人哭哭啼啼地说要见我,就一会儿,我下意识这可能是个骗子。就给母亲汇报了这个事。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母亲有点意外,又有点惊慌的样子,她好像极力地在掩饰着什么。嘴角有点哆嗦,但很快又镇静了,她一把夺过我手中的手机,说:”妈给你重新换个手机,这个手机你不要再拿了!小心被坏人盯住。“

在我很小的时候,善良的母亲便在一些朋友的劝告下,参加了基督教。在她的字典里,总是充满了神的旨意和爱的劝告。她总是说是神给了她我的生命,我那时在懵懵懂懂中感觉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是神,让我有了幸福安定的生活,有了无忧无虑的童年。而神还给了我中医治疗小儿癫痫病的方法们五谷和杂粮,还有蔬菜和瓜果。神还创造了人类,给了我们和平和幸福的生活。

所以当母亲给我说这些的时候,我感觉母亲是那么地关心我,关心我的幸福,关心我的健康,关心我的安全。可是在后来父母背着我的争吵中,我还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真有点天打雷劈的感觉!原来我并不是天天照料我的薇的女儿,还是那个被母亲称做狐狸精的花瓶的亲生女儿!

为了搞到我的新电话,她不遗余力地向父母的熟人打听,甚至于向我们家的房客打听。原来在我出生的前夕,父母除了开商店和开村营的旅社之前,还开过一段理发店。母亲从小聪慧坚忍,在高中毕业后,跟着师傅学了理发的手艺,后来又邂逅了我的父亲,在自己的街面房里开了一家理发店。由于母亲心灵手巧,又善于捕捉前来理发的客人的心理,没用多久,她对一些常客喜爱的发型就了如指掌。那时理发还是个好生意,加上母亲经营有方,很快就成了县城一家有名的理发店,许多近处的远处的,还有从乡下赶来请母亲为他们理发的。而花瓶就是那时她收的徒弟之一,母亲的几个徒弟据父亲讲,那人样都是百里挑一的。本来这样的幸福生活可以一直维持下去。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生性好强的母亲为了将理发店做得更好,决定暂时将店铺交给两个最喜爱的徒弟经营,而自己则到省城去进行进修,掌握更好更高端的理发手艺,挣更多的钱,也同时造福一方百姓,让他们更有面子,尝试到更好的理发手艺和新式的发型。

花瓶就是这个时候伺机而动了。父亲正在四十岁上下的光景,他当过兵,开过车,又会做生意,而且英俊挺拔,在花瓶的眼里,这可是从农村落户县城的好机会。现在女主人不在了,她的机会终于来了!本来理发店是两个徒弟轮流看守,由于意识到这是房东自己的店铺。她刻意好几次支走了另一个徒弟,装作关心别人的样子,另一个学徒也是城里人,以为对方是好心,正好乐意少值夜班。

本来,父亲正是四十开放的年龄,也是一个男治疗癫痫方法人一生中最成熟,最有魅力的人生时段。他其实很是爱家,也很爱爱人。可是爱人长期不在家,加下花瓶的有意勾搭。两人还是生米做成了熟饭。真到母亲从省城回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发觉到两人的关系。

问题就出在我的出生上。由于我的存在,花瓶最终还是纸里包不住火了,她一直不说我的父亲是谁。还假惺惺地承爱着母亲的关照!由于是未婚先育,她推说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还住在我现在的家里,一天由养母伺候着过月子。在我还不到百天的时候,花瓶觉得自己的阴谋应该得逞了,她残忍地告诉了养母我的身世。缠着要和父亲结婚,并借口让我有个名分。父亲在这个时候一下子就懵了。他是个有责心的人,一度曾想离婚,就为了让我有个家。可是在养母谈到用钱来解决这个问题时,她丑陋的一面终于浮出了水面。她希望养母能赔给她足够的青春损失费,并把她的累赘——我,收养了。

坚忍的养母为了这个家,她不但愿谅了父亲,还接纳了我--这个还是襁褓中的小生命。

后来,在我无意回避,想正面了解事情真相的时候。养母告诉我,父亲在她��里一直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她们一起为了这个家奋斗过,努力过,拼搏过。曾经他们在一起吃过唯一的一袋方便面,分享过家里剩下的唯一一个鸡蛋。养母当初才嫁过来时,爷爷是县城里有名的轱辘锅,也就是小篾匠,专门糊锅,修理小物件的。但他用勤劳给几个儿子都在街面上置了房产,这为我们家以后成为当地响当当的房东,奠定了坚实了基础。但当时家里还是穷得叮铛响,他们白手起家,在家里出事后,关掉了理发店后,又开了商店,经营村营旅社。后来街面的租赁费上涨后,他们又咬牙将家里翻修了几次,才过上现在靠房租过活的日子。因为城中村改造的原因,家里还分到了其它的房。父母也没有对我另眼相看,给了我和哥哥和姐姐一样的待遇,在县城给我留了一处单元房。

最让养母对父亲上心的是养母的父亲,也就是我父亲的岳父,在晚年身患脑梗,在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羊癫疯效果好多方医治后落下了全身瘫痪。舅舅因为还要生计,就提出几个姐弟轮流管的办法。其实那里外公在我们家里住得日子是最多的了。而且每次一到我家,父亲都是从楼上背上背下,让外公在外面多晒太阳,还时常在养母忙碌的时候亲自给外公擦洗身体。一提起这事,养母的眼泪就来了,她在唏嘘之余就夸赞父亲,说他是个好男人。这辈子是一世的情,一生的爱。神所赐予的,上天注定的。

眼看着养母因为我的事,白发日益增多。我实地有点看不下去。花瓶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又有什么企图,不断地想方设法打听我的联系方式。可是面对当初的真相,我真得无法面对这个面目可憎、居心叵测的亲生母亲。

养母一边照料着哥哥姐姐的儿女,一边赤诚地信仰着基督教。她像在要用她宽仁的心和慈祥地爱去追随耶稣救赎那些犯过错的和罪恶的人。

可是我真是从内心无法原谅和接受这个用险恶的用心去破坏养母家庭的蛇蝎女人。即使她当初是无罪的,可她在金钱和对我的人生的选择,我实地无法承爱这个生命中的重大抉择。

如果你爱我,请你不要干扰我平静的生活!

最让人痛心的是,据父亲了解,这次这个心里已被恶魔占据的女人的神秘出现,主要是因为她再婚后又育有一子,目前已十二三岁了,而她后来嫁的男人是个农村的老实人,养家糊口都勉强。花瓶听说自己的亲生女儿有一处住房,而且在外地上学。她又在打亲生女儿房产的主意了,主要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将来好娶媳妇。

面对这一切,我彻底对她绝望了。

而养母,这十八年的相守,我们已经生活在一棵树下了。我心中实在不愿意,让善良坚忍的你再一次面对和你生活了十八年的家人的无言离去。

我与你虽然无血缘关系,但你一直就是我所信赖和仰仗的那棵亲情树,你我唇齿相依,此生,我以你为荣,并愿你陪我长大,我伴你老去!

© wx.mlvrg.com  仙葫吾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