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癫子”改唱感恩歌

来源:仙葫吾爱文学网    时间:2020-10-21




“癫子”改唱感恩歌

李明

“癫子”,书面语是“疯子”。城口人口中的“癫子”,一般是指罹患了精神病的人。

覃姐是我的帮扶户家的女主人。她曾经是一个癫子,但她的“癫”,不是先天的,是生活的重压使然,她是被“贫困”一度压癫了的!

1958年10月,覃姐出生在后檐山的长田村。由于父母懂管理、善经营,覃家在当地可谓望族。覃姐在九姊妹中,也好比清水芙蓉,出落得亭亭玉立,在村里,算是首屈一指的大美女。才至及笄,提亲的人就踏破了门槛。可就是哪个也没入她的法眼,最后,邻村的大文,被她一眼相中。那时的大文,也是相貌堂堂,人虽有些憨厚,又没得多少文化,但却有一身壮劳力,浑身总有使不完的劲儿。就单单凭这一点,父母兄姊反对无效。

下嫁大文家后,覃姐侍候公婆、侍弄庄稼、服侍孩子,一样一样都干得十分出色,邻居们都夸大文娶了个好媳妇儿。大文很珍视这份来之不易的情感,悉心地呵护着这段美好姻缘。夫妻俩恩恩爱爱,相敬如宾,用勤劳和汗水经营守护这个新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可是由于大文家老人老、病又多、病程长,加上家庭原本就底子薄,两口子虽然很努力,小日子却一直过得紧巴巴的。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仿佛怎么也难混出个人样来。眼见得左邻右舍都楼房大瓦屋,过上了安逸、舒坦的生活,她那个心里急呀!她生来就是个十分要强的女人,从不向别人开口,更不向别人伸手。当年反对她嫁给大文的兄姊,日子都比她好过得多,看到妹妹生活中遇到了难以迈过的坎儿,就都想拉她一把,但她从不接受、从不领情,气得兄姊弟妹再也不登她的门了。

如今好不容易熬到女儿出嫁了,跟着儿子也一天比一天长大,却没房娶妻。覃姐跟大文商量,该给儿子砌套房子了,不能让他也跟着住在这窝草棚一样的家里,过这成天烟熏火燎的日子。

可人算不如天算,偏偏那年闹猪瘟、鸡瘟。她家的猪,早上还活蹦乱跳的,到了晚上,就突然暴病而亡了。

癫痫病发作了应该怎样护理pan style="font-size:18px;">接着,不知哪家的野狗,也时不时光顾她家,乘人不备就叼走她家的小鸡、小鸭。

“屋漏偏遭连夜雨”!

就凭这样的光景,哪家姑娘愿意嫁到这深山里来?她成天为此焦得心痛。

尽管这样,房还是要盖的。于是,她和丈夫从赊、借开始,张罗忙活起来。

为了节省开支,她和大文都成了壮劳力,每日鸡叫起床,常常熬到深夜不寝、累到疲惫不堪。

2016年,终于建成了近200平方米的水泥结构、两楼一底的新家,还添置了冰柜、电视、床铺、衣柜等新家电、家具……

新家建成了,老两口舍不得住,那可是给儿子的婚房,寄托着他们最美好的希望!夫妇俩仍住在和新房咫尺之隔、风雨飘摇的窝草棚里,掰着手指,苦思冥想这欠下的七万多元的材料费和工钱该如何去偿还?尽管政府已在C级危房改造补助经费中为他们解决了8500元,但剩下的债务,对于他们这个家,无疑仍是个天文数字。

大文的痛风时常发作,时常痛得死去活来;这些年,因饱一顿、饿一顿,肠胃病也不时来闹上一场。丈夫毕竟已不再年轻,这个家庭的顶梁柱要是垮了,那该如何是好?她开始睡不好觉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天明……

地里的庄稼今年又歉收了,收下的红薯、包谷、洋芋开始青黄不接,这对她的打击也不小。从来没想过,靠着勤劳,没日没夜地苦干,一年到头,却是在一步步走向贫困、极度贫困!她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

这些年,儿子一直在外漂泊,这高山人家里,出去打工的时不时传回不好的消息,不是弄伤了,就是致残了、整死了,对儿子的担心,成了当妈的最大的一块心病……

一个压抑的阴雨天,伴随着一通剧烈的咳嗽后,突然头痛欲裂,其后则是长长的天旋地转,她暴发出一连串歇斯底里的“啊啊……”声,这之后,她的大脑开始突然不受她的支配了。仿佛在睡梦里,冥冥中,有人要她唱歌,于是她搜索枯肠开始歌唱:年轻时,在家做大姑娘时,听到的那些忧伤的哭嫁歌,农民在翼口上唱的那些有韵味的薅草锣鼓桂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歌,甚而至于村上死了人,孝歌王子口中那大段大段悲戚的孝歌,都一股脑儿奔来眼底、涌上心头。于是,她开始是在睡梦里唱,后来就没白天、没黑夜地、重三遍四地唱这些歌,而且越唱越兴奋、越唱越新鲜,也于是,她的头脑和心灵越来越搭不到一块了……

她甚至觉得她现在的主业就是唱歌,她就是那电视里左摇右晃的歌星。歌星手握话筒,她不需要拿那个玩意儿来占手占脚;歌星扭捏作态,她却拒绝摇来晃去……

她开始拿不拢扫把、提不起锅罐、担不了水桶、洗不动衣物了;她开始不下地做庄稼、不喂鸡鸭、不养猪头牲口了。成天就这样屋里唱到屋外、屋外唱到山上、山上唱到坡脚,整夜整夜地唱、不知疲倦地唱。

她变得越来越邋遢,越来越不爱干净,甚至不洗脸、不梳头、不换衣服……与从前那个人人喜爱、勤快、能干的覃姐判若两人。也是从这时开始,家中所有的活,都落在了大文一个人身上,连一日三餐弄好了,还要到处去找她回来吃。

一次,大文弄好了饭,煨在灰儿坑旁;炒好了菜,吊在火搭钩上。他又像往常一样,房前屋后到处去找覃姐。这次覃姐又像躲猫猫一样,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找呀找呀,可就是不见她的踪影。待到好不容易找到她,带她一起回到家,刚打开门,“嗖”,一条野狗箭也似地从身边窜了出去。进得门来,只见饭罐子翻倒在灰儿坑里,罐里的饭、锅里的菜被舔了个精光。大文抱住覃姐放声大哭——“老天呀!我怎么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

我是2015年秋,以帮扶人的身份,走进这个家庭的。

那时节,大文的父母已经离世多年,覃姐生病正厉害,每日都疯疯癫癫的,身边唯一的孩子也在外省务工,所谓的家正在摇摇欲坠中。

我注意到,每次见到我去了,覃姐总是悄悄从旁门溜了出去,找也找不回来,好几次想同他们夫妇照张合影,都没能如愿。

曾记得,重庆两江产业集团派来的第一书记王旭东,2019年3月带着组织的重托来到了红军村。开始几天的走访,村民都很配合,工作开展得也算顺利,让旭东书记深深地感受到大山深处老百姓的淳厚、朴实、善良。在随后展开的调研中,他来到了大文家。其时,户主大文不在家。旭东书记一声“大文在不在家?”的问话刚刚落地,从黑暗的棚户一角,跳出一个有些蓬头垢面的妇人,手里居然拿着石块,对着他大声吼道:“你是哪个?赶快走开,不然给你一鹅包石!”吓得旭东书记赶紧跑开了。之后,旭东书记才从旁人的嘴里了解到她家的状况。

她年轻时,曾度过了一段灾荒岁月,那时盗贼蜂起,出入老高山,在百姓家巧取豪夺,像那防不胜防的山中猛兽,她郑州市治疗羊羔疯好的专家不止一次地受到过惊吓。现在,当她见到陌生人的一刹那,早年固化的那些镜头在头脑中飞快地盘旋,强盗、贼人的形象,立即被激活,本能地生化出保护家园、保护生命的行为。

后来,旭东书记又去了几次,不是遭遇闭门羹,就是又一次上演用石块驱赶、不准靠近她的一幕。

首先听到大文家境况的是村里的谢书记。谢书记来到他们家,看了她的表现,听了大文的倾述,就马不停蹄组织人手送她去万州精神病院。

那天,看到这么多人来她家,还有救护车、医生,她先是跑,然后开始骂人,说自己没病。到了精神病院,又是没日没夜地唱,医院只好强力镇静,让她休息。

待到病情好转,村里又组织人把她接回家,结果,过不了几天,就又犯病了。如是几番折腾,大文家更是雪上加霜了!

等她再次从医院回家,我试着接近她,每次给她家带的吃的、穿的、用的,都有意让她看到,每次都试着哄她开心,让她和我们一起合影。

冬天到了,我翻开她的床铺,发现铺的、盖的都很单薄,回到家里,我和妻子立即上街,给他们挑选了两床新棉絮,一床盖的还加了被套,次日就专程送到了她的手上。

这些年,我也坚持每月至少两次来去她的家中,送去慰问、送去温暖。

为了更方便传递信息,我还特地给她家买了手机。

这些年,家庭医生每年不止一次地来到了她的家里,乡上的书记、乡长每年不止一次地来到了她的身边。

不仅药费减免了,政府还为她发放了养老金、医疗救助金,为她购买了精准脱贫保、农村合作医疗险,每月还专享低保兜底金,村里也为大文安排了公益性岗位创收。那天,我给她数了数,光政府给她家的这样、那样补贴就多达上十项。

成人癫痫病怎么治疗才好t Yahei", sans-serif;"> 又一日,我带着学校扶贫小分队来到了覃姐家。此行的目的是要帮她搭建一道亲情回归的桥梁。

原来,大家看到覃姐最近情绪特别不好,从旁了解到覃姐是在思念她一个在外地工作的侄女。这个侄女早年与她的关系最好,覃姐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她。我们想尽千方百计,终于辗转找到了侄女的联系方式。

“滴滴”声在覃姐的家里响起,随着视频两端一声“幺姑”“梅儿”的呼唤,十余载不曾见面的姑侄,分外激动,泪飞如雨,场面十分感人。两人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情……通话结束,千里之外的侄女,立即通过我们给幺姑发来了千元大红包。

坏情绪得到及时宣泄,覃姐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

接着,儿子也在我们的劝导下,回到了父母身边。儿子今年挣了钱,见天就给父母买好吃好喝的营养品,对父母极尽孝道。

随着“改厨、改厕、改院坝、改路、改沟、改陋习”活动的全面展开,覃姐家的居住环境也越来越好、越来越美了,她的心情也随之越来越好了。

乡上、村里的领导和帮扶责任人的关怀、关爱,像清泉从她心里汩汩流过,滋润了覃姐久旱的心田。“癫子”不癫了,她是在沐浴、尽享了党的深恩之后复苏的,是党和政府系列扶贫政策的阳光雨露浸润的结果,更是亲情及时回归的结果!那天,我第一次看到她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而今她再也不唱从前那些歌了,我们也不想再听到她前些日子那些梦呓般的歌唱。她改唱起了《社会主义好》,以此感恩共产党、感恩新时代的好政策、感恩许许多多关心和帮助她的好心人!歌声是那样甜美、婉转、悦耳!

现在,我去她家,她再也不躲了,而是远远地就亲热地喊道:“李书记,快进屋坐,进屋坐!”

这天,旭东书记来到她所在的院子,她居然喊出了:“王书记,你好!你吃了早饭没?”惊得旭东书记张开的大嘴,久久未能合上!

2020年8月27日

© wx.mlvrg.com  仙葫吾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