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美羊羊小姐爱过灰太狼先生 -

来源:仙葫吾爱文学网    时间:2021-03-03




  1)

  马蹄爽先生,其实我很不想把你公布于众,让别人共同来分享你的美好。毕竟我们之间除了那些细细碎碎的感动什么都没有,我想骄傲地把你的温柔刻进我的,一辈子。

  现在,只要我从五楼的栏杆往下望,就能看到你和一群男生嬉闹的场面。天气转凉了,你早早穿上了长袖,贴着瘦弱的身子,你依然穿着那双我喜欢的褐紫色的球鞋,跑起来轻盈飞快。你的头发又长了,像顶着一堆杂草,杂草下边是一双小眼睛,密麻的胡子,笑起来有种属于大人的成熟感。当然,最醒目的还是你那堪比女生的白皮肤。我记得我曾经笑你说是小白脸,你佯装发怒,眼睛瞪得滚圆。其实我知道,你有一副从不会生气的好脾气。

  看,我把你夸得多么耀眼。你会不会不可置信?毕竟我那么爱损你,爱叫你大叔,爱叫你小白脸,爱叫你马蹄爽。

  我给你起过无数个外号,但在我心里就只有一个专属于我的你。灰太狼先生。

  记得吗?你曾经评论我的好友印象,说我又娇气又泼辣,你还说,我就是不折不扣的美羊羊小姐。

  灰太狼和美羊羊,不是一对啊。

  没错。事实上,我只是在抱着不可能的心态暗恋你,我宁愿做你的餐中美味,让你享受美好欢乐,也不愿意勇敢走出来,说我喜欢你。

  你总是说我显得太过于自信,但你不懂,在喜欢的人面前,我只剩卑微。

  2)

  一开始,我很讨厌你。你总是在班上发出很大的响声引起众人的注意,每次我一回头,就能看到你和最后一排的男生笑得前俯后仰。

  那个时候刚开学,面对那么多陌生的同学我觉得很不自在,所以对你的调侃莫名地心烦。我跟同桌阿琼说,我很讨厌那个叫阿T的人。

  阿T是我不愿提及你用的代号。

  然而阿琼却极花痴地说了一句话,我觉得他不错啊。

  我愣了愣,下意识地扭头盯着你的脸,想从中探究出阿琼口中所谓“不错”的原因,没想到一下子就被你发现,你怎么评断癫痫轻微跟严重冲我挤眉弄眼一番,我鄙夷地“切”了一声,扭头看我的圣贤书。

  日子一长,熟络的同学多了,我体内的疯劲儿也迸发了,我和阿琼成天打得要死要活,但体育课依然手牵手拎几包零食到班里喜滋滋地狂啃。每次你打球后回来,就会惊叹我和阿琼的无敌食量。再后来,我发觉我渐渐不再在意你的调侃和嬉闹,我们慢慢玩到了一块,你会在我走过你面前时笑嘻嘻地用手一挡不让我走,女生们都骂你流氓,我扭头瞪你一眼,你就只好悻悻地把手一缩,还不忘加一句,小心别摔倒啊。

  很多人都觉得我们是那种哥们,无所不谈。其实,我对你的调侃一般就只有两种回应,微笑和瞪眼。我不敢回你话,甚至,不敢正视你。

  我以为我骨子里还是残存了一点属于女生的矜持与羞涩,所以从来不敢扭头主动跟你说话,我给自己心里慢慢萌芽的情愫找了个借口,却没想到它依然在肆意伸张,通往我的心脏。

  3)

  真正让我意识到我喜欢上你的时候,是学校举办的一次国庆活动,我被一向疼我的老师硬拉上台去唱歌,当时的我面对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紧张地连话都说不出,老师一个劲地在台下给我使眼色,但我只知道我的脸垂得越来越低,快埋到胸前了却还是喊不出一句话,我的脑子一片混乱,许多歌的歌词像相交线一般纵横交错。

  在我以为我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你第一个在人群中冒出了头,你大声喊,台上这位女同学,我可不可以点首男女合唱的《酒干倘卖无》?

  我知道你又在调侃,但你成功了,你把原来凝重的气氛搞得异常活跃,大家都笑嘻嘻地说好啊好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你一个箭步跳上台来,抢过我手中的话筒,大声且欢快地唱了起来。我还记得那时你的歌声,那么清亮辽远,即使你故意加了一些搞怪因子在里边,但是我还是听出了一种东西,叫感动。

  也许是被你的情绪所感染,我也大声地唱了起来,后来台上台下全乱成了一团,大家都跳上台来大声欢快地唱歌,你冲我眨了眨眼睛,在我耳边快速说了一句话后跳下台和朋友嘻嘻闹闹地走了,而我抚着耳朵,耳畔边还响着你的话语。你说,什么方法治疗癫痫病的效果好你的歌声真好听。

  现在想起来,我真的很想骂你混蛋,你这么一个爱嬉闹的人,我应该是万万不能接触的,从很早以前我就听谁说过,这种男生不专一。但我还是不可遏制地喜欢上了你。你说你不是混蛋是什么?

  因为这件事,那一阵子我们之间就笼罩了暧昧的光圈,你的朋友都起哄说我是你的女朋友,但是你总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面对我也不过是调侃几番就走开了。我以为我还能保持我矜持的形象不闻不问,直到有一天阿琼忽然问我,喜不喜欢你?

  我立刻明白了阿琼的心思,我想了想,在她传来的纸条上写了一句话,你喜欢的话就去追吧。

  阿琼没有再传过来,我扭过头,看见她脸颊上挂着可疑的红晕。

  其实从她开学那句花痴般的话我就洞悉了结局,只是阿琼问我的那一刻,我的心里依然有隐隐的失落。灰太狼先生,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祸害。

  在这之后我就经常把阿琼和你扯到一块。那次星座调查中,我得知你是金牛座的,就故意笑嘻嘻地站起来冲你喊,阿T,你和阿琼是一对诶,她是处女座的。看来你们以后要“夫妻双双把家还”咯。

  我的调侃引来了全班人的哄笑,阿琼红着脸拼命把我拉下座位,为此我没能看到你当时的表情。因为我稍后一扭头,你依然和朋友笑得如沐春风,也许在你心目中,我和阿琼都没有一丁点的地位。你仍然有一抓一大把的女生朋友,开着不痛不痒的玩笑却又能笑声连连,我以为你很快就会拥有你的红太郎,然后我就可以潇洒点放弃你,可是你没有,所以让我抱着一丝希望。你多么残忍。

  再后来,阿琼迟迟没有动静,我也默契地不挑破。只是她的话题依然总会不自觉地扯到你身上,我们就一齐扭过头看着你,你的表情怪异得很,让阿琼总可以笑得肚子疼,而我躲在阿琼略显明目张胆的暗恋之下,努力不让你看到我的光彩,心里却一直有着期盼。

  我以为这永远只属于我的秘密,可是,作为同桌的阿琼,又怎么会不懂我的心思?她不止一次地用笔敲着我的额头说,你也喜欢阿T吧?别以为我不知道。

癫痫病的治疗费用  那个时候我张了张嘴,想辩解什么,又仔细想了想,辩解又能得到什么?于是我终于点点头,满足了阿琼的侦探心理。阿琼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话,你说阿T知道后会选择谁呢?

  我反常地缄默不语。是啊,你会选择谁呢?那个时候我一心认定你会在我和阿琼之间选择一个,却没想过,你会不会一个都不喜欢?

  事实上,你会。

  4)

  那晚我去阿琼家玩,她正在上网,和你欢快的聊着天,我就搬了只椅子随意坐下。

  忽然阿琼推了推我的手臂,向我神秘的眨了眨眼睛,指着屏幕一个聊天窗口。我凑上前一看,发现阿琼发了一条消息给你:你喜欢阿薇吗?

  我当时就觉得脸上一热,质问阿琼,为什么这么做?

  阿琼耸了耸肩,笑了笑,总该做个了断了,阿薇。

  然而这个时候,你简洁且不遗余力的回了一句话,以前喜欢,现在不喜欢。

  仿佛空气倒流了那般。

  灰太狼先生,我不是没幻想过和你告白的场景,但我也曾设想你拒绝我后的种种后果,是奔到家里痛苦,还是像泼妇一样揪着你问为什么。只是我都没有,我只觉得心越来越冷,像一口气往里面塞着冰块。

  自此以后,我们见面总会有种令人窒息的尴尬,你开始躲着我。阿琼为那晚的自作主张的事跟我说了很多句对不起,我没有怪她,至少我也落个清静。我发誓那个时候我一点都不。因为有些,是潜意识的,即使不去触碰,一闭眼也能感受到那凌乱缭乱的伤痛。

  灰太狼,现在,也许这个时候你会想问,我到底是为什么会喜欢上你的?

  我可以告诉你,有一个午后,体育课,你的问候像阳光一样照的我暖洋洋的。

  那个午后,我因为肚子痛而被体育老师吩咐到一旁休息,那个时候你刚好偷懒没有跟着同学们去跑步。这时你走过来,痞子一样斜靠在墙上,用我以为今生都不可能听见的温柔的声音说,你没事吧?

  你不知怎么判断小儿良性颠癫痫病道,当时我的脸红的有多厉害。

  你会觉得可笑吧?就这么一句不经意的问候,却让我的心不自觉沦陷,感觉这世界一瞬间春暖花开。

  5)

  这个六月过去后,我们会回到彼此的原点,开始烦躁的学习。

  开学那天,我看到你了,你和那几个哥们儿在校门口嬉闹,抬起头正好对上我的目光,你张张嘴想说些什么。我猜想,你是不是在极力回忆我的名字?或者,觉得我像一个活在你某段时光里的女生?然而,你只是扭头继续和朋友说笑。而我蹭了蹭衣角,跑到你身边,咬着嘴唇。

  我没能如愿和你同班。后来,我听说你和阿琼同班了。她曾说如果和你同班,一定会向你,可当我问起阿琼的时候,她却摇摇头说,我对他没感觉了。

  原来感情一经时间真的会变质,你说过,你以前喜欢我,现在没有了。阿琼对你也是如此,那么我呢?我会忘记吗?

  这个问题渐渐被学习压在了最底层,我们最终没有再联络,偶尔几次擦肩而过,我回头看你的身影,你却没能像电视上所有的男主角一样回过头,看看我。

  灰太狼先生,你知不知道,现在,有一个女生一直站在五楼望着你嬉闹,她的眼神平静如水。我想这个习惯会维持很久,知道我会在某瞬间想不起为什么要站在这里,等待什么。

  谢谢你曾经如此温柔,此后,你是我永不触碰的灰太狼先生,我是你不自觉忽略的美羊羊小姐。如果,我说如果的话,你忽然有一天想起我了,请抬头,看着我微笑。

  这样,一切都足够。(文/微光,来自青年文摘)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 wx.mlvrg.com  仙葫吾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