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米兰(第四章)文学小说www.hlmsw.cn,赛尔号鲁伊斯

来源:仙葫吾爱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米贵林身穿藏蓝色坎夹,一直盘着两条腿坐在里屋炕桌旁没有去送女儿,其实并不是他不想送,是他受不了女儿那眼神,受不了女儿不怕他,更受不了女儿还敢对他吼。
    他有四个儿女,两男两女。这个敢跟他对着干的女儿上面有个哥哥,他大儿子都不敢违他之命,何况是个女儿。话又说回来,四个儿女当中也就这个女儿机灵,学什么都有灵性,倔强,有抱负,人见人夸,上学从来不让他操心,他一直盼着儿子当中出个有出息的,可一个都不如这个女儿,这女儿也不知道像谁了。他想:米兰要是个儿子多好!
    女儿走了,她是带着冰冷的心走的,米贵林知道女儿这次回来是想得到家人的庇护、安慰的。可女儿,你为什么就不能对你的父亲说句“大,我错了”呢?
    你知道,你这样想领结婚证就领,想退就退,一点都不顾及父母的脸面,这在回民里我怎么做人啊。从古到今,没有一个回民女子敢这样决定,敢以这样的方式决定自己的婚姻,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在这儿没有,从来都没有!
    女儿啊,你让我怎么说啊,这是你的幸福生活吗?就这样?
    “外面又下雪了。”米兰妈推门进来。
    米贵林伸长脖子朝窗外望了望,心里不由担忧起来,一拳砸在炕桌上,惊了米兰妈一跳。
    “这是干什么?现在后悔有什么用,有本事撵出去啊!女子大冬天那么远回来,虽然做错了事,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错呢,没看到你一点好脸色,就那样寒心地走了……”米兰妈说着,用手撩起衣角擦了擦眼角的泪。米贵林看到老伴的样子一声不吭地起身出去了。

    米兰站在雪地里终于等到了车,还好,有两个空座位。看来这辆客车里也没有多暖和,也是辆没有暖气的车。唉!其实那时候好像还没有听说客车上可以装暖气。
    车外的冷,对于车里的米兰来说,莫过于心的冷,特别是来自家人的冷,更让她感到刺骨钻心,但她还是感到比来时轻松多了,因为她终于面对父母说了出来。
    此刻她只想让自己好好眯一会儿……

    今天这辆车好像比她来时那辆新点,司机也比较年轻,开起车来的速度也快些。
    不一会儿的时间,车就进入果子沟了,由于两边大山的缘故,车里的光线更加暗起来,乘客们依然闭着双眼,米兰这会儿是真的睡着了,睡得是那样的香甜。
    “嘎……”车前后一晃,米兰醒了,又是这个大平台,米兰睁开双眼挺起了身子。
内蒙古看癫痫哪个好    “下车了,大家方便一下,前面雪崩了,路被堵了,铲车正在清理,别跑远了。”年轻的司机大声地对车里的乘客说着。
    果子沟冬天常常封山。
    如果其他地方下雪,果子沟一定会下大雪。虽然果子沟的雪大、厚,但当你置身这山里,不会觉得很冷,反倒感觉似乎比沟外暖和些,这就是果子沟冬天的奇特之一。
    果子沟位于312国道乌伊公路的松树头。属伊犁霍城县管辖。在清代称果子沟为塔勒奇沟,亦称塔勒奇达坂。“塔勒奇”准噶尔语,柳树的意思。它纵贯北天山,全长三十六公里,是进入新疆伊犁地区的天然门户,也是新疆伊犁著名的旅游风景区。自古以来是通往中亚、欧亚丝绸之路的北道咽喉,曾有“铁关”之称。元太祖十三年(1218)成吉思汗西征中亚,率其三十余万铁骑从蒙古草原西出金山(阿尔泰山)南下直趋伊犁附近的“不剌城”(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据历史资料可以看出当时这支征旅以无可估量的气势压进,难怪书中用“车帐如云,将士如雨;马牛被野,兵甲赫天;烟火相望,连营万里;千古之威,未尝有也”来描述它的浩荡。但果子沟的险峻阻碍了蒙古大军的挺进速度,秋天将要临近,整个大军必须迅速通过高耸的中部天山支脉塔尔奇岭,一切都迫在眉睫,一代枭雄成吉思汗命二太子察合台负责率军民凿石开道、修路引溪、就地伐木筑桥共四十八座,才使十余万人马安全通过果子沟天险,一条大道将果子沟辟为两半,从中穿过。就是这条大道使蒙古骑兵如突降的暴风雨,如入无人之境,踏遍中亚和西亚,建立了横跨欧亚的草原大帝国。
    由于在夏天,果子沟满山遍野都是叫不上名的野果子,因此当地人称其为果子沟。
    米兰脚下的这条路就是当年成吉思汗的二太子率部开凿修建,不同的是如今已经变成了柏油路,也比当时那条路平整、宽敞多了。米兰还是站在她来时的那个地方,不同的是,她不再往下看了,而是向远处、高处、更高处眺望。她为自己曾有那样的想法而感到莫名其妙,她来时怎么会想要从这里跳下去?生命是父母给的,她没权利结束它,也不值得为了一次婚姻的失败而终止生命。人有时在最伤痛时会出现异乎寻常的想法,或许这想法一瞬间就酿成大错,遗憾。
    站在高处,向远处看,看得更远,更广。一条条沟壑积满了雪,看着这一切,她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小时候的邻居江帆。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他了,米兰看着白皑皑的雪,想起每到冬天下雪的时候,哥哥、江帆都会带着她去滑爬犁、滑雪。他们都穿着自做的“滑雪板”,其实就是用与自己脚一样大的木板,在其底部箍两道铁丝的那种跟南方的草鞋很相像的木板鞋,儿时的他们都称“滑雪板”。把它绑在自己的布棉鞋上,在大马路上、坡上滑行,有意思北京哪家医院有癫痫专科极了。江帆的滑雪动作最优美了,就像是雪上芭蕾。有时江帆与哥哥穿着滑雪板,两人同时拉着小“爬犁”,而米兰舒舒服服地坐在小爬犁上柳条编的圆筐里尽情的享受着。说起“小爬犁”,那也是当地农民冬天使用的一种自制的农用交通工具。主要是在冬季借着积雪用“小爬犁”把牲畜粪便运送到农田里。米兰最喜欢穿江帆做的“滑雪板”了,合脚、舒适、美观。米兰小时候总是跟在江帆后面“江帆哥,江帆哥”地喊,后来米兰上学了,再后来,就不像小时候那样喊“江帆哥”了。上中学的时候,母亲对米兰的管束严厉起来,不再让她跟在男孩后面玩了。
    没多久江帆父亲的历史问题平反昭雪,家也随着父亲的升职而搬到市里师部去了,做了很多年邻居的两家也就渐渐失去了联系。
    很多年了,她都没想起江帆,如果不是看到雪,想到儿时的游戏滑爬犁,滑雪,米兰几乎忘却了这个多年的汉族邻居。也不知道现在的江帆在哪儿工作,是不是也像她一样考出来了。
    奇怪,怎么突然怀念起这些早已成为历史的趣事,她两手插在玫瑰红的大衣口袋里,原地转了一圈,抿嘴笑了笑。她是笑自己真傻,没理由的胡想。
    “上车了,据说今晚还有大的风雪,我们赶快离开这儿,要是遇到雪崩,还真的会被封在这里了。”车旁司机焦急地喊道。
    路被东方红推土机清理通了,车子又开始了它的长途旅行,过了这个大平台,就要出果子沟了,后面的路才是最漫长的,不过过了果子沟就欣赏不到这里的雪景了。
    中午的时候,车终于出了果子沟,他们也不用担心封山了。刚出果子沟口,就看到了呈椭圆形的三台海子(赛里木湖),远远看去就像一颗宝石镶嵌于群山之中。在乘客的央求下,司机终于答应停十分钟车。米兰也随着乘客们激动地跑向三台海子。
    “没想到三台海子冬天的景色也这么美。”
    “真的太美了。”乘客们你一句我一句地抢着说道。
    米兰一句话也没说,她只是站在那儿安静地欣赏着,三台海子湖面已经结了一层薄冰了,薄冰上覆盖了很厚的雪。她心想,真是一个天然的滑雪场,要是到了十二月中旬,又可以变成中国最大的天然滑冰场了,要能约上哥哥、江帆到这儿来……唉,真是的,怎么又想起江帆了。
    “要是穿上滑雪板、坐上爬犁在上面,一定很好玩。”又一乘客说道。
    “请大家注意安全,不要走近湖边,现在不是冰冻时期,冰面很薄,很危险。也不要踩踏……”司机听到有人议论滑雪,大声地提醒乘客,生怕有什么不测。
    谁也不会拿自己成都好的癫痫中医院的生命开玩笑,大家都与湖岸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米兰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观望着湖的北面,远处,蓝天下,群山环抱,白云似一白色的丝带缠绕在山腰,湖面上雾气升腾,与半山腰的白云连成一片,已经分不清是云还是雾?真是太美了,三台海子!

    到火烧山采油厂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说是晚上,其实时间也不是很晚,才七点多。因为是冬天,天黑得早些,厂里只有路灯闪烁着,米兰提着包疲惫地走上了三楼宿舍。宿舍楼很安静,大概同事们都到大会议室看电视去了。米兰放下包袱,悄悄去到开水房去打了壶开水,她用热水好好地泡了下双脚,当双脚伸入脚盆时,她感到全身舒服极了,今晚她要什么都不想,好好地睡一觉。一切等天亮再说。
    丫丫与平平看完电视,回到宿舍,借着走廊的灯光发现正在甜睡的米兰,四目相视,丫丫用手指一指靠窗上铺的米兰,附在平平的耳旁小说问,“她的探亲假好像不到啊,怎么回来了?”平平摇摇手说:“先睡觉吧,别问那么多,她这段时间心情很不好。”说完她俩悄悄地摸着黑也睡了。
    走廊里,一大早吵吵囔囔的,米兰其实早醒了,她只是不想起来,也不想说话。她仰面躺在那儿,闭着眼睛。
    丫丫与平平刷完牙,进来看到米兰还在睡,同时伸出食指,放在嘴边,然后摇了摇头,快速穿上工作服上班去了。
    走廊终于安静了,这会儿同事们都到调度室坐车去了,米兰这才翻身下床,她选在这时起床就是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自己。快速收拾好自己,拿上病历本就向厂职工医院走去。
    她心神不定地坐在妇科门口的长条凳上等着,看来今天看病的人不多。
    “三号”,里面传来护士的叫号声,米兰忙站起来走了进去,大夫是个中年妇女,短发,穿得很时髦,看上去也很和气,正往身上套着白大褂,看到进来的米兰轻声问道:“哪儿不舒服吗?”
    “我这月没来月经,都超时间了。”
    “以前有过这种情况吗?”
    “没有。”
    大夫询问了米兰的月经周期。“别担心,有时与环境气候、心情都有关系,先去尿检吧。”
    米兰点点头拿上化验单就出去了,心里一直盼着别出意外。
    自从米兰把尿液递进那个小窗口,就再也平静不下来了。她焦急地坐在窗口旁的凳子上,一会儿又站了起来,来回走动着,别提有多揪心了。
    化验单终于出来了,米兰看到里面护士的表情有些异样,心里更加紧张了。贵阳好的癫痫医院>     “拿去让大夫看看。”里面的护士甩出一句。
    米兰拿着那张化验单,脚像有千斤重,迈不开。她不敢看那张化验单,
    大夫看完化验单后笑眯眯地说了句:“呈阳性,恭喜你怀孕了。”
    米兰差点眩晕过去,她左手拿着化验单,右手摸着自己的额头,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这样?她该怎么办?她已经离婚了啊!
    大夫看到米兰的表情感到莫名其妙,她觉得米兰应该高兴啊。
    米兰好不容易回到宿舍,她从早上起床到现在一口水都没有喝,别说吃早饭了。此时她已经顾不得肚子了,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她为自己感到悲哀,甚至绝望。她感到自己的气管被堵塞了,不能喘气,胸部像有块大石头压着,她快窒息了。米兰干脆闭上双眼,她要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医院里明显比早上人少了,米兰手里提了个小包再次来到她最不愿面对的妇产科,这会儿值班的是谁呢?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的米兰把化验单递给了大夫,大夫抬起头:
    “噢,是米兰啊!”米兰这才注意到坐在那儿的原来是她认识的王大夫。
    王大夫是个有着快二十年医龄的妇产科医生,她很会保养,虽然已经步入中年,但看上去只有三十几岁。有个很苗条的身材,常常打扮得与众不同。
    “米兰,有什么问题吗?”王大夫仔细看了化验单疑惑地望着米兰。
    “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王大姐——”米兰哽咽着说不出话,她只好从包里拿出了白皮小本。
     王大夫接过那个扎眼的白皮小本,看到封面那三个字,明白了米兰为什么脸色这么不好,蜡黄蜡黄。
    “走,到里面去。”王大夫右手搂着米兰的右肩,左手握着米兰的右手进了里间的检查室。
    “米兰,跟大姐说说怎么回事?你怎么打算?他知道吗?”米兰的双眼已经装满了泪水,再也盛不下了,溢了出来。她使劲地摇摇头。
    “好,大姐明白你的意思,但像你这种情况,厂里还没有先例,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妥当。你还是先到厂女工科开个证明,然后到我这儿做个检查。如果你愿意,我亲自做这个手术,真的很替你担忧,身体太弱了。”王大夫交代完就把她送了出去,看到那瘦弱的身影,王大夫叹了口气,抬头看看天空,自言自语到:“这个寒冷的冬天是不是早了点?”(待续)

© wx.mlvrg.com  仙葫吾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