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生死瞬间(第3章)-

来源:仙葫吾爱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1
  卧龙镇的小学操场里,很快就聚集了上千人,有一百多名受伤群众急需救治。小学校已经荡然无存,几乎所有的人都有孩子和亲人被埋在废墟中。现场哭声喊声响成一片,惊慌的人群情绪十分激动,成群结伙,不顾一切的拼命往还在不断坍塌的残楼废墟中冲。任金霞知道这样会带来更加不堪设想的严重后果,就挣扎着爬上跌倒在地的栏杆上,大声喊道:“乡亲们,大家一定要保持冷静,千万不能感情用事。现在余震不断,危险还没有完全消失,泥石流滑坡随时都会将我们所处的地方吞没。我们只有先顾活着的人,有政府在,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你们幸存的亲人从废墟中搜救出来。”任金霞说到这里,用缠着绷带的手轻轻的擦了把脸上的血污,坚强地抬起头来说:“同志们,我以一个党员的身份请求你们,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站出来,是国家公职人员的站出来,请所有青壮年男人都站出来,是医护人员的站出来。我们分成三个组,一个组抢救掩埋在废墟下的幸存者,救人是最主要的,只要有活着的一个也不能放弃,先从中小学生开始。一个组负责救治受伤人员,凡是镇卫生院、个体诊所的医护人员都要积极参加。另一个组负责查看灾情,想方设法与上级和各村寨取得联系,搞好组织保卫和协调工作。”
  卧龙镇的抗灾自救工作在震后40分钟有条不紊的全面展开。
  天黑时,又下起大雨,由于停电,搜救工作逼迫停了下来。经过六个多小时的艰苦努力,共搜救出幸存者268人,其中中小学生152人。伤病员一下猛增到三百余人。镇卫生院幸存的十一名医护人员和七名个体医生用从废墟中刨出来的仅有的一些药品给重伤人员作了简单的包扎处理,而其他伤病人员只能等待外援。最让人不安地是外联人员没有一个走出卧龙镇,两面通往外界的公路全部被泥石流堵塞,山石不停的飞滚,派出所的一名干警和一名镇干部在外出报信途中失踪。道路堵塞、通信中断,卧龙镇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岛”。
  5月12日夜,一个令任金霞永生难忘的夜晚。淅淅沥沥的大雨中,她和一千多名受灾伤残群众卷缩在小学校的操场上忍饥受冻。非常时期,男人们主动穿行在人群中,为老人为孩子为妇女们,为那些受伤的群众遮风挡雨,嘘寒问暖。党员干部脱下自己身上仅有的薄衣单衫披在老人和孩子们身上。此刻,相识的和素昧平生的都成了一家人,人性在这一刻得到升华,爱心在这一刻得到彰显。
  任金霞强忍泪水和镇团委书记苗岩峰在操场边搭起两堆大火,把一群失去亲人的孩子紧紧地围在火堆周围。耳听两面山头上不断滚落的山石和天边隐隐传来的炸雷声,她心痛如绞,她想起丈夫,想起女儿、想起远在任寨的阿爸阿妈、、、、、、
  2
  梅建军恍惚中感觉自己像是睡了一觉,抑或是做了一个梦。当他的意识渐渐恢复清醒时,感觉自己象是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脖子以下的肢体一动也不能动。四周一片漆黑,间或有隆隆雷声传来,大雨肆无忌惮地向他的头上泼洒,他想用手擦一下面部的雨水,可无论怎么努力都不知道手在什么地方。他怀疑是自己的意念出了故障,低头狠狠地在地上一磕,嘴唇有疼的感觉,可大脑为什么就指挥不动手呢?
  他是个永不服输的人,他一次又一次的努力活动手脚,可除了意识在运动肢体却没有任何反应。“奶奶的个熊,真的不听老子的指挥了。”梅建军在心里恨恨的诅咒着。
  这时,一道刺眼的闪电划过天空,梅建军隐约看见坍塌的楼房残影,他的眼前悬挂着下坠的楼板,门窗和裸露的钢筋,大雨象瓢泼似的飞溅在砖石上,发出噼里啪啦的轰响,远处间或有建筑物倒塌的声音传来。他终于清醒了,自己这是被埋在坍塌的楼房下面。他感到口干舌燥,就低下头把嘴挨在地上不停的吸允。也许是雨水刺激了大脑神经,他的思维一下变得活跃起来。
  他首先想到的是骆忠勇。骆驼这小子该不会发生意外吧?他是琼川的老大,是二十六万琼川人民的主心骨,他可千万不能倒下去,只要有他在,琼川不管遭受多大的灾难,都一定能够挺过去。
  梅建军对骆忠勇的了解可以说是刻骨铭心,有过命之交。当年在老山前线,身为侦查排长的梅建军最佩服、最信赖的就是他们的连长唐建峰和指导员骆忠勇。那时候他是骆忠勇的得力干将,每次战斗任务他都一马当先,首当其冲。记得那次9、12蓝剑反击战斗中,全连陷入敌人的迷魂阵中,无法突围出去,是骆忠勇只身带着几名战士引开敌人,救了他和连长及全连的一百多名战士,而他自己却误入敌后,整整与敌人周旋了十一天才返回驻地,身上十多处负伤。还有一次,部队在执行侦察任务时,遇到敌人的暗哨,是他飞身扑过去挡住敌人射来的子弹,救下骆忠勇的生命,而自己却身负重伤。
  他们是过命之交,从来一双筷子不另卖。所以转业后,他就一路追随骆忠勇从乡镇最基层干起,直到今天主政琼川。
  他深信老骆还活着,他多少次大难不死,一定会迈过眼前的这道坎。他知道此时此刻老骆最需要他,他多想给他分忧解愁,担当最艰苦的工作任务,可、、、、、、
  梅建军不甘心就这么倒下去,他挣扎着想爬起来,可是除了意识在运动,一切都浑然无知。他想到妻子任金霞,想到女儿婷婷和儿子梅平,想到几位远在山寨的老父老母、、、、、
  他的心一阵阵的绞痛。
  3
  十三日,大雨仍在时停时下,所有党员干部和青壮年男女都冒雨踩着泥泞在余震中从各个倒塌的废墟中搜救幸存者。而任金霞除了安排救人,面临的突出问题,一是必须尽快解决这一千多人的吃饭、喝水和御寒问题,二是救治越来越多的伤病人员。可她一遍又一遍的拨打手机,却一点信号也没有。任金霞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压力,全镇11个行政村的三万多名父老乡亲现在怎么样了?卧龙镇的这一千多名幸存者该如何渡过眼前的危难?
  她强安徽哪能治好癫痫病忍伤痛和饥饿,紧急召集42名党员干部研究制定应急方案,对下一步工作做出安排部署。救人仍是最当紧的头等大事,必须要争分夺秒,全力以赴。其次她组织几名身强力壮的青年在镇上几家倒塌的超市里搜寻食物和水,一解燃眉之急。这时又一批外出联络的人员被山石和泥石流挡了回来。任金霞知道,目前卧龙镇只有靠自救了。
  中午大雨停了。任金霞突然感到有一种反常的宁静,怎么听不到岷江的涛声了。她喊了声:“跟我来、、、、、、”就疯了似的带领几名镇干部翻过一堆又一堆废墟朝岷江岸边冲去。意外还是不可抗拒的发生了。涛涛岷江早已成了一条干�蟮暮哟病R欢ㄊ巧嫌紊教寤�落堵塞河道形成堰塞湖。危险就象一把高悬的利剑,时刻都会危及卧龙镇和下游六个村寨群众的生命安全。危在旦夕,刻不容缓。任金霞不容分想立即向42名党员干部下达了死命令: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即就是牺牲自己的生命,你们中间的三十名党员5人一组,想尽一切办法以最快速度赶赴下游六个村寨,组织群众往卧龙山、青坪山安全地带转移。其余12人由她亲自带队立即组织卧龙镇的这一千多名群众和伤员转移。
  当任金霞将这一决定向集中在小学操场的人群宣布时,人群却爆发出不同的回应。多数幸存群众,都有亲人埋在废墟下,生死不明,他们岂能放下亲人不管,人群骚动几乎失去控制,任金霞含泪对他们痛陈利害,一再强调说:“我们必须先顾活着的人,这里多待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等大家转移到安全地带,排除了险情,我们再组织救援我们的亲人,请相信党和政府,我们不会放弃每一个还有生还希望的人。”情绪异常激动地人群还是无法得到控制,有人嚎哭着又要往不远处的废墟里冲。这时,78岁的老“释比”祁静云老人站了出来,他没有说一句话,面向众人深深地一揖,双膝跪地,向众人连叩三个响头,又回身向卧龙镇的废墟叩了三个响头,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跪了下去,向废墟下生死不明的亲人含泪告别。
  夜幕降临了,雨又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任金霞亲自抬起担架,带领所有难民开始了艰难地生死突围。
  4
  灾难远远超出了骆忠勇的想象。
  琼川县城的大小建筑物一半以上被夷为平地。公共设施、道路交通全都遭到毁灭性的损害。特别是近年来新修建的县政府办公大楼、县医院、新建小学全部垮塌,这足以说明这场地震是多么的严重,危害是多么的巨大。他不知道这场地震涉及面有多广,给国家和人民将会造成多大的损失。
  我们伟大的祖国刚刚走上繁荣富强的道路,人民刚刚过上幸福安康的日子,可这场灾难、、、、、、骆忠勇此刻心里不仅装着琼川的二十六万人民,更牵挂着华夏民族的十三亿炎黄子孙。
  在县委坍塌的大楼前,骆忠勇、崔亚洲、孙岩他们搜救出三名幸存者后,循着微弱的呼声,终于发现了被压在残楼大门跨墙下面的梅建军。
  在发现梅建军的那一刻,骆忠勇大喊着不顾一切的往梅建军身旁冲。可坍塌的楼板堵死了通道,任他怎么挣扎也无法接近,他疯了似的和崔亚洲、孙岩一起用手抬,用肩膀扛,企图把挡在面前的水泥横梁挪开,可任他们怎么用力,那小山似的庞然大物仍旧岿然不动。近在咫尺却无法施救,更不能靠近他,和他说说心里话,给他送去吃的喝的,摸一把他的脸。骆忠勇岂止不肯善罢甘休,他真想有个缩身术,一下从那宽不盈尺的缝隙里钻进去。
  “老梅,你要坚持住,你要坚持住,我们一定想法把你救出来,你要扔下老子不管,我死了也放不过你、、、、、”骆忠勇急得就像困在笼子里的一头老虎,上蹿下跳,弄得悬在半空里的石头预制板“哗哗”的跌落下来。
  “老骆、、、、、、、”梅建军挣扎着抬起头一声断喝,骆忠勇、崔亚洲、孙岩都惊得站在原地不动了。
  “骆驼,你给我听好了,你们能活着就是上天给我们琼川人民留了一条生路,我求你们赶快离开这里,全县人民等着你们,你们不用管我,要为全县26万人民负责,我们要争取时间,不能坐以待毙,要想法和外界取得联系,争取外援,打开生命通道是当务之急、、、、、”
  “建军,你要坚持住,我们一定想法救你”骆忠勇爬在废墟上,透过狭窄的缝隙,失声喊叫着。
  梅建军可能是刚才说话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把头又贴在了地面上,骆忠勇一边回身从孙岩手里接过方便面、矿泉水,用木棍往梅建军面前拨,一边大喊:“建军,你不能死,你要给老子坚持住,坚持住。
  “骆驼,你要还是我的兄弟,就不要费心了,老子现在是除了能骂人,什么也做不成了,吃的喝的都留给最需要的人,你马上给我滚,你是县委书记,你知道吗?”
  梅建军再次挣扎着抬起头,两眼露出逼人的火花。
  “建军,你等着,一定等着我们,别撇下老子不管。”骆忠勇一咬牙站起来,向梅建军敬了个礼,回身对孙岩说:“你要想尽一切办法给我把老梅挖出来,否则老子毙了你。”说完和崔亚洲头也不回的冲向其他搜救现场。
  5
  夜、风雨交加,乱石翻滚。
  任金霞和祁静云老人握着手电筒,带领一千多灾民艰难地在卧龙山下的河谷里穿行。队伍的前面是一群青壮年用自制的担架抬着的重伤员。他们五个人为一组,四个人轮流抬着,一个人在一旁掩护。遇到上坡前面的人跪着,后面的人尽力用手将担架举过头顶,遇到下山前面的人又将担架举过头顶,后面的人坐着往下溜。近百名重伤员几乎把所有的青壮年男女都绑在了担架旁,轻伤员和老人妇女孩子相依相扶着紧跟在后面。逃难的队伍绵延数里长。镇团委书记苗岩峰和文教干事伍和平等背着从废墟里扒出来的几十箱方便面和矿泉水,穿插行进在人群之中,他们既要时时防备山上不断滚落的石块,观察路面,照顾行人,又要提防随时可能发生的泥石流,山体滑坡。
  夜半时分,大雨终于停止了。祁静云老人把灾民带到回龙沟口的一片台地上,告诉任金霞,队伍可以在这里稍作休整。这里高出河谷一百多米,远离卧龙老年癫痫怎么治疗好山根,一旦洪峰下来也不会淹到这里,山上的泥石流,滚石冲到这里有前面的一道沟坎挡着,相对盲目冒进,危险还是小了许多。连续跋涉了六个多小时,离卧龙镇不过五里地,可灾民队伍早已疲惫不堪了。
  安排好重伤员,任金霞忙叫随行医务人员给他们做检查。这时发现有六名重伤员早已离开人世了,山坳里又响起一片痛失亲人的嚎哭声。任金霞一边安慰遇难者家属,一边指挥青壮年男人就地掩埋遇难者尸体。一位八九岁的小女孩抱着他*的遗体哭得死去活来,怎么也不松手,任金霞跪下去抱着小女孩说:“孩子不哭,你阿妈没有了,我今后就是你的阿妈,我会供你念书,疼你爱你一辈子的。”
  几名镇干部带着方便面,矿泉水挨个儿在人群中分发,可是除过小孩没有一个大人伸手去接,几十箱方便面仅仅发了不到三分之一。镇干部一个个泪流满面,他们知道这些乡亲们已经水米没进整整十几个小时了,他们怎能不渴不饿?当一名镇干部硬将一包方便面塞到任金霞手里时,任金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轻轻抽泣起来。那个刚刚失去母亲,叫静静的小女孩拉住任金霞的手天真地说:“阿妈别哭,我不饿,你快吃吧!”任金霞俯身抱起小女孩动情地说:“阿妈不哭,小静静真乖。”她撕开方便面袋硬塞给小静静,小静静接过来刚放到嘴边又拿到任金霞面前,甜甜地说:“阿妈吃一口,小静静再吃”。任金霞低头咬了两根方便面,含在嘴边却怎么也嚼不动,她嘴唇干裂,舌头发硬,口腔里干燥的就象火燎一般。
  “阿妈,您是想您的阿妈了吗?”
  小静静天真的问话,使任金霞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想到远在琼川的梅建军、梅婷、想到公公婆婆、想到在锦阳上学的儿子,他们的安危让她心痛不已,如果不是三万多人的父母官,如果不是面对一千多灾民,不是在非常时期,她一定会放声哭个痛快,她紧咬下唇,殷红的鲜血从嘴角流了下来。
  黎明时分,负责在前方探路的镇团委书记苗岩峰浑身是血的背着镇文教干事伍和平的尸首从谷底爬了上来。小苗声泪俱下地说:“老伍是为了救我被滚落的山石砸中头部牺牲的,山体滑坡形成的堰塞湖就在回龙沟口,余震已经使坝面堆积的越来越高,暂时不会有危险。”
  小苗说完晕了过去。
  “释比”祁静云老人叫几个年轻人在伍和平的遗体旁点起一堆篝火,他们一边跳“锅甲舞”,一边唱祭祀歌,超度英雄的亡灵。
  6
  地震发生的那一刻,关押在琼川监狱的107名劳改服刑人员,刚刚午休起来正在黄龙湾工地集结,等候安排下午的生产任务。
  犯人们分三个小队,分段开挖排水管坑道。各小队负责人详细布置劳动纪律和安全管制措施后,管教带着犯人进入劳动现场。
  就在这时,随着一阵滚雷般的炸响,大地开始颤抖起来。人们先是惊恐的就势或蹲或爬的倒在原地一动不动。少顷有人明白过来,大喊着:地震了快跑呀!
  这一声喊,无疑给久困囹圄的犯人们打了一针强心剂,一百多名犯人呼啦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就象溃堤的洪水拼命四散逃窜。
  十几名管教干警一下被冲得自顾不暇,连个站脚的地方也找不到了。这时只见一个二十来岁,身手敏捷的大个子干警飞身跳上一道塄坎,对着四散奔逃的犯人大声喊道:不许乱跑,就地蹲下,谁跑我就开枪了。说着对空连续鸣放三枪,枪声震慑了多数罪犯,也提醒了其他管教干警,十几名干警立即从四面包抄,控制了各制高点,一起向罪犯喊话示警。
  这时,有三名犯人仍不听劝阻,仓惶往山根底逃去。大个子干警一边喊:站住。一边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余震使大地再次颤抖起来,前后飞奔的四个人都像喝醉了酒,跌倒爬起来,爬起来又跌倒。有一个犯人跑不动了,索性四仰八叉的睡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粗气。大个子干警冲上去拿出铐子将他铐在身旁的小树上,又继续向前追去。
  跑在最前面的犯人已经接近山根,山上滚落的石头就象雨点似的向他砸来。大个子干警急了,厉声喝道:朱福祥,快停下,危险!
  被叫做朱福祥的犯人就象聋子一样,仍旧头也不回的往山上爬去,紧随其后的另一名犯人可能是脚被石头砸伤,挣扎着跑了几步就倒在原地不动了。
  大个子干警跑上去问道:你受伤了?
  “报告郭队长,我脚崴了,前面危险,你不要追了”那名犯人企图拉住大个子干警。
  “你赶紧往右面的平滩上转移,这里不能久留”大个子干警说完又继续向前追去。
  这时,那名叫朱福祥的犯人已经开始爬山,大个子干警一边不停的劝阻一边拼命的追,他刚追到山根下,随着一阵轰隆声,朱福祥嚎叫着一头从上面滚了下来。
  大个子干警抬头一看不禁大惊失色,朱福祥的身后一股黄尘裹着山石直泻而下。
  不等朱福祥落地,大个子干警一个箭步冲上去,凌空将他举起推出山根十几米。山石咆哮着将大个子干警击倒在地。
  “郭队长、、、、、、”朱福祥明白过来疯了似的将气息奄奄的大个子干警抱在怀里痛苦着、嚎叫着。
  大个子干警挣扎着睁开眼睛笑着说:“朱福祥,你还有一年就可以出去了,不要干傻事,老实改造,地震不、、、、可、、、、、怕、、、、”说着便闭上了眼睛。
  “郭队长、、、、、郭队长、、、、、、”
  朱福祥和另一名犯人小心地抬着郭生林的遗体缓缓走向山下。
  7
  骆桑丹曾掩护学生从县委礼堂撤离来到天府广场后,主动向骆忠勇请缨,第一个担负起外出报信的任务。他亲自开上一辆山地越野车,企图北上锦阳向市委、市政府汇报受灾情况。
  可灾难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车子费尽周折驶离县城不到两公里就被塌方堵住了,他跳下车四处寻找出路,可面前的情景令他大失所望。塌方不仅埋没了数里长的公路,而且前方没有塌方的路段已遭到严重损坏,车辆根本无法通行。
  他不敢有片刻停留,将车倒后停放在一个癫娴病可以吃巧克力吗相对安全的地方,毅然迈开大步爬上了青坪山。他之所以选择翻山走捷径,一是走大路要沿着山根绕行,要多走二十多公里路不说,最重要的是两面山头上随时都有滚落的山石危及安全。
  骆桑丹��出生在与琼川一山之隔的邻县,从小就在青坪山里长大,他对青坪山里的地理状况十分了解。从琼川县城西北角的黄龙湾上山,有一条蛇形小路可以直通邻县的锦屏镇,从锦屏镇沿成广公里不到三十公里就可以到达锦阳。
  骆桑丹曾人高马大,是个典型的藏族汉子。他虽然二十岁上就考取中央民族学院,在外上学工作近十年,但他争强好胜的血性未改。他身手灵活,善于爬山攀岩,就像猎人一样睿智勇敢。
  天擦黑时,下起了大雨。骆桑丹��想乘着暮色还没有完全降临,必须要翻过眼前的黑风谷,因为这里山高谷深路陡,平时都很少有人通过。地震是原来宽不盈尺的羊肠小道早已不见了踪影。他只能脚手并用,凭借着树枝古藤牵引从悬崖峭壁上一点一点的往上爬。
  暮色越来越浓,大雨如注。骆桑丹��被困在一块突出的山石下面,怎么也找不到出路,上不能上,下不能下,左右无法运动。雨水模糊了他的双眼,饥饿和寒冷使他禁不住两腿打颤,浑身发抖。这时,有一次余震发生了。他恍惚看到山上的植被和树木就像飘在激流中,打着旋儿在往下流淌,山石和褐红色的泥浆此起彼伏啸叫着铺天盖地而下,他来不及闭上眼睛,一声巨响就像有人将他推了一把,一头从山上滚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洛桑丹��的耳边仿佛响起妻子那仁央措甜甜的呼唤声,一岁多的宝贝儿子趴在他的脸上,晶莹的口水一滴一滴地洒在他的面部,他们一家三口高兴的抱在一起,笑作一团。正在他们笑得不可开交时,突然妻子和儿子不见了,骆桑丹��大叫着从梦境中惊醒过来。
  四周一片漆黑,不远处有滚滚的涛声传来。骆桑丹��感到浑身疼痛,面部有粘稠的血污在流淌,他挣扎着站起来,一阵剧痛使他清醒了许多,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和所肩负的使命。他爬上一个土丘,朦胧中发现滚滚的岷江就在几十米的山下,他暗自庆幸没有被冲进岷江,他知道这里丝毫不能久留,就向着山上一点一点的拼命挣扎。
  他想到妻子,想到宝贝儿子,想到大山一边的父母和亲人,想到临别时,县委书记骆忠勇的淳淳嘱托,想到琼川的父老乡亲、、、、、、
  骆桑丹��顿时感到浑身充满力量,他从昏厥中清醒过来又坚强的一步一步往山上爬去。
  8
  在通关通往琼川的国道上,距离琼川还有50公里,卧龙山和青坪山形成的滑坡就堆积成一个新的山峰,把狭窄的川道公路彻底堵死了。
  大雨还在不停的下着,武警某部的六十多辆满载救灾物资和消防救援器材的车辆被迫停泊在狭窄的山间公路上。
  惠志涛作为先头部队的指挥官,跳下车急步跑到车队中间,向支队首长汇报前方情况。
  这时又一次余震发生了,两面山上的石头就像雨点似的向停泊的车辆和官兵们砸来。惠志涛忙将支队长推进车里,一把推开身旁的一名战士。就在这一瞬间,一块巨石砸在他们刚才站立的地方,泥水溅了惠志涛一身。
  “支队长,前方道路被塌方完全堵塞,没有大型工程机械一时半会根本无法疏通。这里山高路险,谷底狭窄,战士们和车辆不宜滞留,必须立即原地返回通关,再想办法开辟新的救援通道。”
  “惠志涛,你是琼川人,对这里的地理环境熟悉,我们能不能绕道其它地方,迂回进入琼川。”
  “报告首长,琼川地处卧龙山和青坪山腹地,只有南北两条公路,这是南面进入琼川的必经之路,也是唯一车辆能够进出的关隘,没有别的办法可行。”惠志涛不容置疑地回答道。
  “可不可以组织人力清除障碍?”支队长仍心有不甘的问。
  “报告首长,前方塌方非人力一时能够清除,再说距琼川县城还有五十公里,前方塌方一定还会存在,而且路面受损严重,根本不可能顺利到达。”惠志涛十分肯定的回答道。
  支队长听惠志涛讲完,拿起步话机向指挥部做了汇报,指挥中心反馈消息说:锦阳通往琼川的公路也在距离琼川八十公里的沙坪关一带完全塌陷,通行受阻。担任救援任务的解放军某部已派出小股尖刀部队翻山向琼川方向突进。指挥部同意他们原路返回通关等候新的指令。同时命令他们也派出一支先遣突击队,自南往北向琼川开进,务必在明天天亮前抵达琼川,及时将琼川受灾情况报告给上级。
  支队长放下步话机,立即就地召开有各中队队长参加的紧急会议。他神情严肃地说:“现在距离地震发生已经整整过去二十多个小时了,琼川方面音信全无,党和人民十分关注挂牵他们的生命安危。目前我们的救援受阻,上级命令我们组织一支先遣突击队,无论如何要在最短时间内进入琼川,摸清受灾情况,为全线展开救援提供情报。我们是人民子弟兵,危难时刻要忠于党、忠于人民,不怕艰难险阻、不怕流血牺牲,大家有没有信心完成党和人民交给我们地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
  “有,请首长指示”大家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报告首长,我是琼川人,对这里的一切都比较熟悉,请批准我带领突击队完成这次任务。”惠志涛主动请缨担当突击队长。
  “好,现在我命令,惠志涛为突击队队长,吴启东为突击队副队长,由你们二人负责挑选三十名骨干力量组成突击队,完成这次任务。”
  这时,天近旁黑,大雨还在不停的下着,惠志涛和他挑选的二十九名战友身背简单的救援工具和食品药物,在公路上排成两行,目送支队长带领车队和其他战友原路撤离后,跑步向巨蟒一般的大山深处冲去。
  9
  惠志涛生长在卧龙山下,岷江岸边。他对这里的山山水水很有感情,也十分了解。他带领队员们来到公路边一个相对平坦的台地上,向他们做了简单的动员。
  “同志们,通往琼川最近的路线,必须穿越我们面前的这条大峡谷,两边是悬崖峭壁,贵州哪里治疗癫痫好中间是汹涌的岷江,直线距离约四十公里,前方道路已被山体塌方堵塞,两面山上随时都有滑坡和石头滚落,所以我们必须选择沿江挺进,危险和困难时时都会发生。总部命令我们必须在明天天亮前抵达琼川,从南线打开一条生命通道,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嘹亮的回答响彻山谷。
  惠志涛要求队员们检查随身所带物品,尽量轻装简行。可每一个队员都不忍心抛弃任何一件东西。他们知道救援工具、药物食品,这都是拯救生命的希望,都是灾区人民所急需的。他们每人携带五六十公斤重的东西,开始沿着江边跑步向琼川方向挺进。
  惠志涛冲在队伍的最前面,他归心似箭。他挂念着父母和姐姐,挂念着未婚妻梅婷,他的心早已飞到了琼川。
  夜,疾风苦雨,伸手不见五指。惠志涛和突击队员们只能凭借岷江在夜色中泛起的丝丝亮光和涛声做引导,一步一步试探着艰难地向前迈进。遇到泥石流淤积的险滩,他们只能匍匐而行。遇到陡峭的悬崖,他们就像贴壁虎一样四肢展开小心翼翼地一尺一寸的往前挪。
  午夜时分,惠志涛见队员们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就让他们在一块突出的山石上稍作休息。战士们硬肯用钢盔接着雨水喝,也不忍心打开随身携带的矿泉水,饿了含一口压缩饼干也不愿吃背包里的午餐肉和各种罐头。
  东方露出一丝鱼肚白,他们长途爬涉十几个小时,终于抵达距琼川七八公里的回龙沟口。回龙沟素有“死亡之谷”的称呼。原来的道路是在紧靠滔滔岷江的悬崖上人工开凿的一条几十公分宽的百米栈道,自下而上,坡度在六十度左右。强震已经使栈道上的栏杆多处毁坏,很多路段也已严重塌陷断裂。
  雨急天黑,该怎么办呢?惠志涛经过实地查看,决定等天亮后再穿越这最后的死亡之谷。可当他向战士们宣布这一决定时,战友们却异口同声地提出反对,他们一再表示:时间就是生命,我们不能等,早一分钟到就能多抢救一条生命。来自江南水乡的某中队队长吴启东含泪说:“我们是共产党员,是人民子弟兵,在人民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不能退缩不前,我们要把党和政府对灾区人民的关怀及时送到他们的心里。”
  惠志涛感动的情不自禁,泪水盈眶。他要求战友们为了确保自身安全,可以少带或扔掉身上的负载物,可没有一个人愿意丢下一件东西。他亲自在前带路,吴启东负责断后,三十名突击队员就像三十把钢刀依次插在陡峭的山崖上,一点一点的向上攀爬。
  一个小时过去了,天色渐渐透亮。当吴启东前面的最后一名队员爬上最后一级石阶时,手抓的木桩“咔嚓”一声折断了。队员猝不及防一个后蹲,眼看就要失身跌下悬崖,吴启东猛地站起来一把将队员扶上崖畔,而他却脚下一滑一头栽下百米高的悬崖、、、、、、
  “吴队长、、、、、、”惠志涛和队友们失声的大喊着。
  江水涛涛,山谷回音。二十九名铁血男儿,望着幽深的峡谷,一个个痛哭失声,泪流满面。他们默默地摘下钢盔,向英雄的战友深深地三鞠躬后,迎着曙色开进琼川。
  10
  5月13日中午,大雨终于停止了。
  随着一阵引擎轰鸣声,一架架军用直升机出现在琼川上空。这一刻被死亡和恐惧浓罩的琼川城整个沸腾了。人们尾随着直升机奔跑着、欢呼着。尽管因为地面受损严重,一片狼藉,气象条件复杂,直升机还不能安全降落。但空投的一大批救灾物资,给绝望的人们带来生存的希望。
  骆忠勇在这一刻真的忍不住偷偷的哭了,就象一个丢失的孤儿找到了母亲,虽然他把自己的满腹之言没能向母亲诉说一句,但他已经很知足了,他感到了母爱的伟大,母爱的温暖。
  他带着郭敬东、惠庆华及时把空投的食物衣被分发给灾民。在天府广场搭起了临时帐篷,把所有受伤的群众都集中安排在帐篷里,组织医务人员抓紧抢救治疗。
  13日黄昏,第一支救援队伍解放军某部的300多名官兵在骆桑丹��的带领下也翻山徒步进入琼川县城。骆忠勇、崔亚洲紧紧的抓住解放军官兵的手,热泪盈眶地一连声的说着:“谢谢你们!谢谢党和人民政府!”
  震后通讯中断29小时的琼川县城终于和外界有了联系。当骆忠勇抓起部队专用的海事卫星电话接通锦阳市委领导刚说了一句“琼川县城没有了”时,就一下泣不成声了。崔亚洲接过电话,他万万没有想到电话那头说话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他哽咽着说:“请总理放心!请主席放心!请全国人民放心!”
  崔亚洲颤抖着将电话交给骆忠勇,骆忠勇抹掉泪,“啪”的一个立正,用军人特有的洪亮地声音说:“请总理和主席放心!请全国人民放心!灾难压不跨我们,有我们在,琼川就有美好的明天。”
  骆忠勇放下电话,刚刚转过身来,突然发现骆桑丹��就像一座铁塔轰然倒在地上。他惊呼一声冲过去,蹲在地上一把将骆桑丹��抱在怀里。
  “骆桑,你醒醒,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快、快去喊个医生来!”骆忠勇一边摸着骆桑丹��青黑的脸,一边失声大喊着。
  骆桑丹��挣扎着睁开疲惫的双眼,深情地望着骆忠勇断断续续的说:“总理来了,解放军来了,我们琼川有救了。”
  这时,两个医务人员跑步来到骆桑丹��面前,他们掏出听诊器要给做检查。骆桑丹��苦笑着推开他们轻轻地说:“你们不用费心了,救其他伤员要紧,我、我不行了、、、、、、”
  “骆桑,你是藏族人民的儿子,你是勇敢的山鹰,你一定要好好活着。”骆忠勇大声喊着。
  “骆书记,我完、、、、、完成任、、、、、务、、、、、、务了。”骆桑丹��说着微笑的闭上了眼睛。
  “骆桑,你不能走,你不能走啊!”骆忠勇大喊着,不停地晃动着骆桑丹��的遗体。骆桑丹��的上衣被拥了起来,他的腹部一片血污,肠子全部暴露在身体外边。
  人群爆发出一阵痛哭声,解放军官兵齐刷刷的脱下军帽,一起向英雄致哀。

© wx.mlvrg.com  仙葫吾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