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人生感悟(4)_散文网

来源:仙葫吾爱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沉淀四十年的碎片

一九七五年的天,我初中毕业,跨出了校园的大门,那时还没过十四岁的生日。正逢“文革”后期,学校乱轰轰的,没有盛大的毕业典礼,更没有精制的全班同学毕业照。离校那天,同学间也没有依依道别,记下联系方式。心想来日方长,同学相会,总有再相聚的机会!

谁知世事难料,初中班同学的家,全都在相邻的二个乡镇,论相互间的距离,都不会超过十公里,四十年一晃而过,细数起来,我所碰到的初中同学还真没有超过十位。听说好多同学后来被推荐上了高中,二年后急匆匆的高考改革,班上也有一二个同学进了中专、大学的门,再后来毕业分配在外地。

一般来说,毕业班过上若干年,就有比较成功的同学站出来,搭建同学会。聚会、庆贺,五年一小庆,十年一大庆,好不热闹。一个人在的旅程中,时不时有同学来相聚,也是甚感欣慰的事。但这是高中生、大学生的事,乳嗅未干的初中生,一走开,好象就没有机会了。这也难怪,最后出校门的那批同学才是个人一生中念道最多的同学。就象我上了初中,把小学时的同学记得远了淡了是一个样。因此,我们初中班上的同学毕业至今,见面的机会就显得稀有了。继续上学的,有新的同学填补当学生的记忆,没能上学的,就生子,忙着一家子的油盐柴米醋,谁还去留恋孩提时代的模样,即使有,也多半是单一、或者一二个同学的偶然相逢。尽管记忆中的容貌与眼前见到的,早已面目全非,但相逢一笑,拉,拍拍肩,就是对遗憾最好的弥补了。有时,彼此在一起好长,不提起年级和班主任,都难以想象你我还有一段同窗的时光呐。但寒喧打笑过后,还是各忙各的事。毕竞那时还年少,值得共同费时费力去的事不多嘛。

时间是条绵长的河,流水般的日子悄然前行。慢慢地,我们的身边无声无息地在改变着:刚进中学那时,班上的同学男女是互陕西癫痫医院哪的好不搭腔的,即使偶尔一次,在课桌走道上与擦身而过,全班同学就会唏嘘尖叫一个课间。但现在要是碰到女同学,也会微笑着,走上前,轻声问个好,看看对方变白的头发,满脸的皱纹,成了爷爷奶奶,都无奈时光对我辈的苛刻。

记得第一个学期的季,学校组织学军,初一年级人小,被批准用一天时间到十里路以外的杭州湾看海,虽然没有高年级同学背着被盖穿着解放鞋,到外地野营一个星期那么神气,但走出教室一整天,终久是件高兴的事。( 网:www.sanwen.net )

四个班级二百多名学生,由班主任带队,齐唰唰地来到海塘上,大部分同学都和我一样,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大海:浑浊的海浪拍打着泥土围起来的海堤上,浪花纷飞,水滴落到头顶,湿了头发。辽阔的海面一望无际,波涛汹涌的海水连着白茫茫的一线天边,涌动着,发出震耳的声音。不远处,一条火柴盒大的小舢舨随着海浪颠晃着,依稀看到二个人影在上面蠕动。家在海边的同学永良说:渔民在海里打鱼,海岸边都是小鱼小虾,大鱼都在望不边的外海。两只海欧在不远的海面上飞翔,一会儿贴近海面,一会儿冲上蓝天,随心所欲,好不自在。阵阵海风迎面吹来,浓浓的腥味直撞鼻底,呛得接不上气来。班主任扯高了喉咙,对我们说:这是海,叫杭州湾,在中国地图上,只是小小的一个点,对面是金门、台湾。世界上有五大洲、四大洋,这里只是东海边上一个小小的湾,以后你们走出去,就知道什么叫天之大、地之阔了,脚下呼哮的海浪用力地拍打着海岸,泥筑的土堤,微微有些颤抖。老师:不对呀,海水是蓝的,清的,在图片看的海水湛蓝湛蓝的,看得清下面的鱼在游。这里的海水,黄黄的,脏得怕人。这是钱塘江和东海交接的地方,江水带着泥沙,常年不断黑龙江治癫痫的医院是哪家地冲到海里,还能冲涮成岛了。我说,坐船到外边,海水就是蓝的,又一个从小在海边的同学说。听到大家说海的,我似乎感到了大海的博大和雄壮,更想弄条船,邀上二 三个好同学,一起到远处的海里,看看真正的海之蓝。回来后,老师布置,我写了句:在海边,我问杭洲湾水,你千年流,万年淌,您何时看我们工农子弟脸上的笑,何时看见贫下中农儿子背着书包上中学,在当时社会上流行忆苦思甜的教育中,受到语文老师的表扬,因而在同学中文就有了名气。

正是这点名气,差点使第二学期的语文考试成绩处罚归零。初一的第二个学期,学校根据上级的要求:要进行一次统一考试,成绩写入单寄到学生家里,那时学校提倡开门办学,学工学农再学军,又是批林批孔掀高潮,学生人人写批判稿绘漫画,后来又叫我们学习张铁生交白卷,树立反朝流革命精神,你想在课堂上认真上课也难。忽然要考试出成绩,同学中都有点小紧张,于是大家都开动脑筋,找窍门,免得报告单上挂红灯,回家挨的骂。

考试前的二三天,隔边三班的同学轻轻找到了我,说要我帮他们做语文考卷,我迷糊了:考试时间未到,你们那里有考卷?我不肯答应。于是他说:卷子千准万确,我说给你听,你一定帮我们做好答案。做好了,我们带你去看电影。我不,要他们说出来龙去脉后才动手答卷,他们只好说出了来历。

原来,他们一个队里的三个人都在一个班上学,平时读书吊儿啷当,考试混及格也难,三人就商量,把卷子提前弄到手,再请成绩好的同学做好答案,考试时照抄,及格就有底了。学校负责印试卷的是门卫老方,全校的考卷就在门房里印。老方七十多岁,有点背,小小的个子,戴一付深度的眼镜,很少讲话,有点老天真,别人说什么,他都会当真。每位任课老师用钢板刻好试卷,放到老方那里,老方再用油印机印到纸上。知道印卷子的几天,他们三个中总如何判断自己是不是癫痫病有人到窗口窥探,等到印我们年级试卷时,三个人就忙开了,一个把老方晒在外面的被子扯到地上,另一个就到窗前去叫老方:老方,被子掉地上了,老方一看被子掉了,急忙放下手中的印刷,出门捡被子去了,这时,守在门口的那位立即钻进门卫房,把准备好的纸放进油印机,三下二下把卷子印好,拿走跑了,老方捡好被子回来,毫地察觉,继续印卷。他们连续蹲守,想着法子让老方离开油印室,直到考试的语文、数学、英语卷都准确无误地弄到了手。然后,他们会让同学中单科成绩最好的同学做成答题,再在要好的同学中分享。我向他们要其他二门的卷,他们说你不是成绩最好的,所以不能给你。不过,我们记得你,下次到外边大队看电影,我们带你一起去。考试过后,老师发现许多同学的答案千篇一律,便查了下来。于是把答题的几个供了出来,班主任在班会上宣布:要取消我的语文成绩,这使我的整个期末都忧心冲冲,还好,期末语文老师在我的成绩报告单上还是给了个“优”。

不过,小同学还挺讲信用,考完书后,没过几天,对我说,一个的高年级学生要带他们,回自家的大队看电影,叫我一起去。

那个年代,一年能看上一次电影,很不容易,学校里是整年看不上电影的。我很高兴的接受了。住校生的管理也是很严格的,晚上自习时间是不准出校门的。但这根本难不到他们,天稍微有点暗的时候,他们就带着我,悄悄来到学生宿舍后的铁丝围墙前,在白天,他们早已扯开了一条缝,我跟着他们,伸着头,弯着腰,慢慢地钻出铁丝围墙,跑着步,冲向电影场。到场时,电影开映了,是新片《闪闪的红星》,电影场上站满了黑糊糊的人群,我们人小,站在后面看不到银幕。带头的大同学就在前头开路,我们七八个小个子,手拉着手,象一串老虫,起劲地跟着,努力地向前。那位大同学回到家门口,胆子更壮了,嚷嚷着:让一让,我学校里来的小同学来看电影小孩抽筋口吐白沫是怎么回事?。大家让一让。认识的人都说他:怎么,又逃学了,这么远的路,还要带回一帮同学。黑暗中,大同学扬着头,毫无顾忌,摆出了当主人的架子。

初的晚上,有点冷 ,看完电影,从人群里散出来,身上的衣服有点薄,浑身嗦嗦地抖。大同学带头跑起来,边跑边喊:“红星闪闪放光彩”那是刚从电影里学来的。稻田里大部分都收割了,正在栽种作物。为了快点回校,我们干脆在田里跑直线,几个人象是到了自由的天空,高喊着,尽情地唱着,奔跑着,天空闪着亮晶晶的星光,有点冷的风吹过来,我们全无顾忌,在里,每个人都分不清是谁,我凭着声音,跟着前面的黑影奔跑,那时的无拘无束,至今刻骨铭心。到校时,每个人都沉静下来,闭嘴轻呼吸,仍然从那个围墙的那个缝间钻进校园,缩手缩脚地溜进各自宿舍的门。以后日子里的相遇,大家就是好了。也不再说起看电影的事。

这些年,我偶尔碰到的几个同学,都已慢慢老去,但相视一见,苍老间还能依稀觉到做同学时的痕迹。也时不时得到个别同学离世的消息,不时在传递今生今世再见面难的信息。渐渐老去的记忆里,校园里的往事,让风月吹散,成了记忆的碎片,不时地在渐老的脑海里泛起,让我留恋神往。

我想得最多的是,无拘无束,天真烂漫的状态,是一个人最富创造力的好时光。的,不怕缺钱,不怕少知识,就怕缺失自由的,每个人都是大自然的产物,虽无完美之人,但必有一面所长,重要的是要有发现的慧眼,一个人的能量有限,但几个人合起来,能量再高的单个人也抵不上,三个差生,可以合起来弄到好学生不可想象的考卷,还可以任意选择顶级的学霸提前答卷,虽是儿时笑话,但也蕴含着一些深思回味的道理,我想,这也是这些记忆碎片在我脑海挥之不去的理由吧!

2016、9、8

首发散文网:

© wx.mlvrg.com  仙葫吾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