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记忆片段_散文网

来源:仙葫吾爱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这是我第一次坐上列车,列车开往长远的旅途,我跟随着旅途出发。可能往后的二十余年中,我也有此经历。关于那些经历,我已遗忘掉了。我不记得从何时开始,我渐渐遗忘了一些事,一些人。熟悉而亲近,陌生而遥远。像列车把我们身体连同,抻到另一个站点。然后我们下了车,不记得回去的路途。因为已经不会有人向你招手了,挥手告别了的背影,背影似茕独的风,带我们漂流。已经出发了,它赶在我的前头。我像个没有丢失身体的疯子,追逐着它一路狂奔。城市的夜晚是特别美丽的,如果你细心留意,那些灯光仿佛是为你而亮起,它们色彩斑斓。人群像断了链的珠子,四散开来。有人欢喜,有人落泪,有人悲喜交集。我的眼睛目不转睛,仿佛紧紧地贴在车窗上,车窗外的景物刷刷的在我的眼球里运转不停。记忆开始掉了链子,成串的丢失。高桥上编制成一个蜘蛛的网状,车辆不胫而走,像捕捉不到的微小苍蝇。我们更像苍蝇腹部的柔软细胞,有有节奏的缓慢蠕动着。可是随时有可能掉链,细胞死亡,节奏僵直。车辆仍然继续,垂载更多的物体,我们往死亡的旅途上颠簸,也在死亡中提前掉链,提前夭折。我流连车厢的状态,也像流连着我内心的灯光,昏黄惨淡失色。小孩和玩具连体、和小孩连体、中年男子和疲惫连体、女郎和时尚连体、司机和方向盘连体。而我只和我的记忆碎片连体,却接不上轨迹。老人干枯的手掌紧贴着他身旁的老伴,他们手掌连体,情深意笃。我的双手略微冰凉,刚好可以探测出空气的温度,心也微微发栗,它在探测我手中的水瓶。我把透明的水瓶塞进包里,以免它持续透露我的心伤。拉链发出像皮肤摩挲的声音,记忆的飞廉割刈而过,我从包里寻找到记忆的碎片。捻在手里数完,总七封。信笺上除了纤小的英母从one到seven,余下一片惨白。寄信人没有留下只字片语。我本想将它们遗落下来,在台桌底下,它们阒然的躺着。

车子在桥底下的广场边缘靠了站,人群链开始转换,我依然安稳的等候它的起航,像我瓶中的水,直到干竭。我拆开信封,纯白的纸业上嵌满清秀的字体。

one

有人说过像一部惨白的电影,不只色彩全无,字幕也趔趄毫不工整。可是你知道吗?当我打算用笔录来完成时,不只我和你的记忆完好无缺,像云朵一样纯白的影幕也变得叆叇如虹。天空是用蓝色的水笔画上去的,背景像一幅彩色油画,甚至影幕里的人群都会活跃起来,代表着我们的记忆永不褪色。听说过我的记忆分你一半吗?其实月一直都是圆的,如果不是被黢黑的云抹煞,记忆就不会减半。我知道你的记忆蒙着一抹这样的云层,它除尽了我们的记忆背景,所以我才会在你的世界里音讯全无。夜晚我画了一个特大的圆圈,与我守候,可是你的光总是落在离我很远很远的山东济南到哪治疗癫痫病好地方。我知道我并不孤独,因为我还留有守候,留有记忆的沙迹,留有你在寻找我的音讯。夜风不懂得如何奏乐,橱窗才会迎来寒冷。我的就有一扇这样的橱窗,你是夜晚陪着我凌乱的夜风。呵呵。当我决定这样陪着你时,你却悄然离去了,潜入在我无法预晓的夜里,从黑暗的缱绻出发。你的孤独开始掉链子,我寻呼在橱窗角下,翻遍了每一幢房屋,每一缝罅隙。可是依然杳无音讯,无论是光影、无论是夜风、无论是你的记忆。我心灵里的窗台独立,斜落下来的,是我泪腺里掉了链的珠子。晶莹的好大一颗,拾不回来,串不进去。我发觉自己都成裁缝了,一半你的记忆,一半我的,白天,眼睛眯成一线隙,缝串我们的记忆。黑云密布成巨大的空间,我们转身以后,剩下一片黑魆。我是你遗忘的黑角,即使有一天你会想起我,我也一片黢黑。不懂得停下脚步的人,永远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遗失,你兀自在没有记忆的空间徘徊踯躅,我在原地花落人亡。

two

初识彼此的前几天,天空水泛滥,地面上的水渍躺了一整天还未干燥。水汽四处涣散,雾霭浓烈,夜间的清晨带着雾雨,铁皮上的朝露未晞,像你身上披盖的,透明。一整天都不停的在门前扫除水积,你从轻柔动辄的水纹里溅过,步履匆忙。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疲沓的身躯像驮着布袋的牛犊,眼神惺忪涣散,仿佛一夜未眠。我从未对一个只晤面过一次的人产生如此强烈的好奇,好奇你住在我家附近,好奇你邋遢的板鞋,好奇你眼神里的倨鹜——好奇被雨水洗涤的清晨和你邂逅。电影里有句白话: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面,总会有一个人在期待着你的出现。还有:两条平行线,也会有相交的一天。我找了无数个让自己的理由,只因你的出现,缘分不用理由。当我们终于在人杂麇集的空铁站偶遇,才使我醒悟过来,原来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分。缘分就像铁轨,一梯一梯的相连着。我们开始往缘分的旅途出发,听着这个城市特有的喧豗,看着浮沉浮躁的人群在流动,身体也不听使唤的飘摇。季的黄昏像拖着长影的树干,白天的清晨亮得迟缓许多,我们在白昼交接的间隙,手拖着手放逐。流动不息的人群像是旋转的摩天轮,我们搭着它们的背弯翱翔,坐在羽翼上倘徉。我俏皮得像只兔子蹦进繁杂的人群里,你追赶着我的身影,生怕我就这样消失在人群里。可是我们就这样一直瞎逛,街头巷尾的穿梭,最后也还未得购到任何东西。我本不是随便的,也许是你的想象把我作为。可是夜晚,我还是跟随你回到了你的房间。我像被你带回家的宠物一般乖顺,表面上神色静默,内心里却惴惴不安。我看着一样平静的你的背影,仿佛你就是我的使者一般,准备随时奉献我的生命,跟你行走。陕西中际脑病医院脑电图怎么样00px;">( 网:www.sanwen.net )

three

有时侯一个人,不一定需要和对方在一起,只要远远的看着他,就会觉得很。一扇玻璃,两个世界。我理解你很花心,对刚开始的感情很轻狎。我们只相恋了三个月零七日,我不知道那三个日月里,是不是完整的三十一天。也是刚满一百天,你就有想跟我散了。没有不散场的筵席,你对我说。我相信我是能理解的,正如我理解你对感情的轻狎。可是我说服不下自己去接受,毕竟我太过爱你,爱到不能割舍。你一直说我是个好女孩,你鄙骂自己是个浑蛋。你说:长痛不如短痛吧!我看着你每天都在为我挣扎,为自己找出口。后来你选择了逃避,带着一份愧疚的感情枷锁。我在网上给你留言:如果你解开了,希望你能获得快乐。如果解不开,我们都在受罪。感情永远让人受罪,与其承受得太多,不如一开始,大家都不要爱。给留了话,说你太忧伤了,秋天默默的零散,在天来临时,给大地披了件缁衣,于是,就不寒冷了。你是永远都适合忧伤的秋天,不管天里的我如何自作多情,你都在属于你的季节里,卸了我留给你恒古不变的彩礼。现在已经是属于你的秋季了,我们无声的分离,只因一句你说散场。当曲终人散场时,那些我们所珍惜的时光,变成腿了色的。可是你不知道,我一直都在心里保鲜着,完好无缺的收藏在记忆的柜子里。当有一天我想要打开时,希望它永不腿色。我常爱在你的衣物上帖附一些我写给你的便条,让你能够在穿衣出门前,把我也带去。某天我写道:记忆似阴霾的雨天,感情像丝线般纠结。某天你从缠绵过后的雨天徐徐走来,我把自己包裹成一个茧。有一段,我破茧而出,翩翩起舞。离开你后短暂的黄昏,我的羽翼就开始降落。

four

最近我总是会在你居住过的房楼下经过,漫长的季节转眼倏荡而过,生长在你楼下的树木抽了新芽,对面的餐馆生意也日渐冷淡。这些都和季节有关,惟独和我,泾渭分明。我相信即使没有季节的撺掇,我也依旧如常,喜欢途经你的住所,哪怕在楼下徘徊。我问过你楼下的房东,他说你一声不响的离开了。那天我走了进去,房间里还留有几件衣物,和沙发一同冷落在乏人问津的阴暗里。整理时闻到一股酸酸的异味,我知道我的感情和它们本身一样,需要别人打理,才能完整。有些事情,是可以欺骗的,可是欺骗了别人,却又出卖了自己。我就是那样的人,先是时间的流逝让我居无定所,后是陈腐的异味让我原形必露。我没有打算要欺骗任何一个人,只希望欺骗者别出卖了我。你是那个欺骗者吗?是先欺骗了我,还是自己?我还记得曾在和你相恋的日子里,在里写下断断续续参差不齐的。现在念来给你听:柔弱的句子像疏松易断的丝线,癫痫可以手术治疗么?一双多愁善感的巧手,能绷弹出美妙的音韵,还有蹁跹的舞姿。从楼顶上观看人群,总觉得自己被孤独升腾,和面前遥远的他们格格不入。走完一段很长的旅途,停下脚步来,发现又有一段同样的旅途在等待着自己。如果身边有那么一个人能让你日月牵肠,就不该在往前走了,否则遗落掉的,下一段路就不一定会有。我用心声透过你的心声,去感应你的另一个世界。如果一个人诠释,可能不一定最好,两个人才会完整。天空有一半是白的,就会有另一半的黢黑,有时喉一个狭仄的角落,可能隐藏了整个世界那么大。慢慢地发现,爱像一只需要被宠溺的动物,它正在我们之间滋生……。

five

两天后,我住进了这个原本属于你的房间。或许应该说它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它属于那些心灵手巧的人,需要被时刻爱护和滋溺,像我们不懂得如何爱的人,永远拥有不到那样纯净的空间。可能从一开始,我们的就不属于纯净派,导致如今的决裂。所以,我会用以后的日子里,一点一点的修缮,一点一点的滋补,一点一点的栽培。说来,你可能不相信,因为我还发现这个清冷的时空里,还依然残存着你的气息。它们是唯一陪着我苟延残喘了,陪着我静默的守侯,直到它们找回当初的主人,否则决不离去。看着窗外的树木,看着更迭的人群,看着雨滴降落,季节已经远远的离去。我需要被提醒,否则毫无这种意识,像个脱节的人。不知你曾否察觉,在你经历过的乏味的日子里,会不会整个人觉得虚飘,像一颗空洞的气球。我呼吸着纯净无暇的空气,在空荡无物的时间里徘徊,和周遭的世界隔阂了,闭目转眼,发现自己漏了一个洞。我不知道洞口是不是和针砭般大小,当我企图想要快乐的膨胀一点点时,快乐明显流失,变成时空的气流。于是我不再快乐,它们和我杜绝和我对恃,甚至连表面的虚无都吝啬到不予施舍。我也不稀罕娇柔的做作,不稀罕让怜悯来怜惜,不稀罕被自己无的放矢。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快乐像被冲击的气流,后来变成缺氧的心房。我不知道在这样的时间里,我是怎么活过来的,左半边空荡,右半边也将窒息。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千篇一律听着一首音曲,像陷入了被催眠状态,脑海里响着你空荡的回音,我承认被怜惜了,落了单的幸福。它飘远了,我努力追逐着,却只能寻觅到过往的足迹,它就蒲公英,像风尘的沙砾。

six

我希望有谁来告诉我,那边是否有海,海角里是否有礁石,礁石岸是否有岩石,岩石上是不是站立着一个你。你的位置是在天涯海角那般遥远吗?我需要一张地图去寻找,先跳跃过一座座城市,攀越过山峰,然后是平原陆地。然后,我就看到你,站在海岸边等着我。你微笑着看着我,说,你还真找来了。不远,我说,比千里江陵一日还还近。夜里武汉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治的较好我做了一个很长的,可是醒来之后,发现睡眠的时间却很短暂。我梦见我真的踏上旅途去寻找你了,我拿着你的照片,途人一个个对我摇头,没有人来响应我灵魂的回音,没有人告诉我你身处何方。他们说我脸庞扭曲,可能我真的是疲累了,眼瞳凹陷,身体乏力不堪。任何人都有落魄潦倒的时候,我们必需要无可奈何的接受,无可奈何的挣脱,尽管徒然一场。可是我坚信劳有所获,坚信你对我说的。继续写下去,坚信已经是话外题了,因为我有太多太多的坚信,尽管徒然一场!你提醒我不要一个人走夜路,你认为世人都是邪恶的化身,可是这样,你我不都是世人么?邪恶本身并不可怕,因为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存在着善良的,只要唤醒天使,邪恶就不敢猖狂的肆意。是不是你也有我所说的天使在你心里呢?它何时苏醒过来,何时把你带回我的身边,何时呼应我们的永恒?有时侯人要努力的记住某些事情,就会忽略掉另一些事情,我们一辈子注定在许许多多烦琐的事情当中。遗忘的过程,我们不知不觉,椠刻的记录,又长又远。好想对你说,记住你就够了,因为太就越清晰,太明了也太无措。想到你的时候,躺在我手中的泪就有一公升,我用泪水洗净心灵的伤口,也用它来浇熄的疫苗。我对自己说,你傻了,迷失了,沉眠了,思念还是毫无理智的泛滥着。

seven

岁景将也终暮,那些思念的日子里,我朝朝暮暮如蝶浮生梦死。你从我的背影出发,距离像影子越抻越长,回首已然苍茫。的日子冗长得无法预算,未来的日子渺茫得如雾霭云霜。回来,是如何去思考过去和未来,我把两者比拟成自己本身的命题,永远都无法解开的答案。其实你给你答案已经够清澈了,只是我自己钻牛角尖,希望攻破谜城创造奇迹。奇迹永远都不会发生,因为我们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要等到下一个奇迹,可能百年轮回,可能千年都不衍。可能,我们的结局已经在开场就继续了,现在停下来,替换了演员。我在来临的日子里,终于找到了我的身体,我沉睡过去,半梦半醒着。浮荡在天空的云彩也感受到了同样的寒冷,它们成团的相拥聚拢,成团,凝固。我和它们相同,浮荡着,成团着,凝固着。有些人活了一辈子,他只走了一半的光阴,有些人只活了半辈子,却比本身走得还要长。我仿佛属于苍暮的后者,世态让冷暖,凄凉化作一掊黄土,我掩埋在土墓下。谁在我的坟前献慕了鲜花,谁把复水难收的日子重演,谁让我离世得坦荡,谁,化蝶飞过我戚墓旁?每当冰寒触指凉,纤草花瓣落满霜,堤岸乌黑堤岸旁,谁怜伊人沐心伤。罢了,罢了。辞去墓哀下的怀缅,辞去孤独中的竿影,辞去也罢!!年华一闪而过,琉璃暗淡如铅,我画不出世景的结局,只愿若干年后,补演漏缺的春年。

首发散文网:

© wx.mlvrg.com  仙葫吾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